第一百二十六章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听这话,张千影的脸色凝重些许,心说这又是血腥味的,又是有邪气的,可能是要出事。

“走走走,去看看。”张千影沉声说道。

龙太子点了点头,紧跟着俩人直奔西北而去。

走了能有六七公里,张千影的脚步,猛然间停了下来,鼻子微嗅,眉头紧锁着。

见状,龙太子问道:“恩公,您怎么停下来了?”

张千影皱了皱眉,沉声道:“这空气中果然弥漫着一股血腥味,看来真的出事了,咱们得快一点。”

“想快点啊?那好办,看我的。”

说着话,龙太子一把抓住张千影的肩膀,紧跟着俩人化作一道白光,刷的一声直冲天际,张千影差点没吓尿了,哇哇直叫,他真是一点准备也没有啊。

不到半刻中的时间,俩人来到一座村子附近,张千影站在地上,两条腿直打哆嗦,刚想要开口,可猛然间扑面而来的浓郁血腥味,却是堵住了他的口鼻,他差点没吐了。

转头看去,只见面前这个村子,月光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张千影当时愣住了,看着眼前尸山血海般的画面,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龙太子迈步向前,来到一具尸体旁,此时这具尸体的状态是趴在地上,他蹲下将尸体翻过来,只见这是一个男子,三十来岁,脸色惨白,表情充满惊恐,仿佛死前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在他的脖颈处,有着两个血淋淋的大洞,此时还在往外淌血,看状态是被什么拥有利齿的东西咬开的。

“僵尸吗?”

龙太子眉头紧锁,喃喃说道,身为龙族太子,他自然对天地间这种至阴至邪的存在有所耳闻,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见到。

这时张千影也走了过来,当他看到尸体脖子上的两个牙洞之后,也是脸色一变,旋即来到另外一具尸体旁边,定睛一眼,只见这另外一具尸体的脖颈处,同样有着两个牙洞。

“看来这里是闹僵尸了,看眼前这个状态,恐怕这村子已经被僵尸屠村了。”张千影沉声说道。

闻言,龙太子点点头,沉声道:“走,进村,我倒要看看,这僵尸究竟有什么本领,竟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为非作歹。”

村子里一片漆黑,不见一丁点的光亮,俩人借着月光,顺着路往村里面走,这一路上到处都是尸体,男女老少,皆是被咬破了脖颈而死。

吼~

往前走了没多远,突然一道低吼声自两人的耳边响起。

张千影二人心中一惊,紧跟着顺着声音找去,抹角拐外,拐弯抹角,不远处,在一处类似广场的地方,站着一人。

这人身材极其的魁梧,穿的破破烂烂的,一身的金毛,此时正背对着俩人,张开大嘴,露出两颗獠牙,还有四颗大板牙,正在吞吐日月精华,供自己修炼。

在它的脚下,东倒西歪的还扔着三四具尸体。

见到这主,张千影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脊背发凉,心中有一种想要掉头就跑的冲动。

这主他认识啊!在他的心中,恐怕这天底下没有比它更凶恶的存在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这里遇见它。

见到了正主,龙太子顿时忍不住了,怒吼一声,紧跟着化作一道白光,直接冲了上去,张千影想拦都没拦住,速度太快了。

金毛僵尸正吞吐日月精华,猛然间听到身后有动静,扭头看去,只见一道白光直奔自己而来,它张嘴吐出一口尸气,紧跟着胳膊抡圆了,好家伙,那五个手指甲赶上标枪了。

啪~

就这一个大嘴巴,给龙太子直接扇飞了,咣当一声撞在附近房子的土墙上,土墙都撞裂了,整个人深深的镶在土墙里面了。

龙太子呆在墙里,整个人都蒙了,他千想万想也想不到,对方竟然如此强大。

这时候金毛僵尸猛然间一转头,看见躲在一边的张千影了,只见这金毛僵尸猩红的眼睛内,顿时浮现出无尽的怒火。

好家伙,终于让我在这遇见你了。

吼~

低吼一声,金毛僵尸直奔张千影就去了,心中的新仇旧恨,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

“哎呦我去!”

张千影吓得直接跳了进来,紧跟着撒腿就跑,但他跑的再快,也没有金毛僵尸快。

金毛僵尸连蹦几下,每一下跃起十余丈高,数十丈那么远,几步就追上了张千影。

“救命啊!杀人啦!救命啊!”

张千影心都凉了,大声呼救,这个时候要是再没人来救他,他可就真得死在这块。

吼!

猛然间,一道真龙的怒吼自天地间响起,只见龙太子自半空中化成真龙之身,紧跟着朝着金毛僵尸纠缠而去。

张千影躲在一旁,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说自己这算是又躲过一劫啊!

露出半个脑袋看,只见这金毛僵尸与龙太子缠斗在了一起,两者出手皆是无比的狠辣,招招致命。

张千影看着心里悄然间松了口气,任他这金毛僵尸再强大,想必也不是龙族太子的对手。

可看着看着,张千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这龙太子怎么落了下风?

嗷~

没一会儿的功夫,只听这龙太子仰天惨叫一声,整个小腹都被金毛僵尸一口咬中,然后生生撕了开。

龙太子倒在地上,被打回了人身,小腹处哗哗的淌血,衣衫已经被鲜血浸透了,手捂着自己的小肚子,满脸的痛苦之色。

吼~

金毛僵尸兴奋的低吼一声,龙的血,它这辈子还没有尝过,不知是什么滋味。

张开血盆大口,奔着龙太子的脖子咬去,龙太子眼睛一闭,心说完了,我命休矣。

张千影见状不好,咬了咬牙,紧跟着将匕首抽出来了,快步跑上前,千钧一发之际,飞起一脚,狠狠踹在金毛僵尸的脑袋上。

他这一段时间练武也不是白练的,这一脚的力道也是异常的大,直接将金毛僵尸踹了个趔趄。

迈步挡在龙太子的身前,张千影沉声道:“龙公子,你快走,此物与我有仇,今日怕是要不死不休。”

这金毛僵尸和他可算是积怨已久,今日怕是要分出个结果来了,虽然结果可能是他必死无疑。

龙太子闻言,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话,但小腹传来的剧痛,让他冷汗直流,说不出一句话来。

张千影眉头紧锁,大脑飞速运转着,若是说打,他肯定是打不过,但要是说跑,似乎也跑不了了。

进退两难啊!

吼~

这时,金毛僵尸怒吼一声,整个朝着张千影扑来。

张千影来不及思考对策,右手持着匕首,伸手去挡,金毛僵尸朝着前方狠狠一拍,宽大的手掌直接打在匕首之上。

掌心传来的大力让张千影手臂发麻,匕首一下子扔了出来,他整个人也是连连倒退了数步,才堪堪停下。

金毛僵尸攻势不减,两步蹦上前来,一掌将张千影打的倒飞出去,在半空中吐了好几口鲜血,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恩公。”

龙太子惊呼一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小腹处那撕裂开来的伤口,却是让他动也动不了。

张千影嘴角满是鲜血,挣扎着用双臂支撑身体微坐起来,看着再次奔着自己而来的金毛僵尸,眼神中浮现出些许绝望之色。

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张千

影的嘴角露出一抹惨笑,这一路上走过千难万险,为了就是心中的一个执念,他要娶柳若曦为妻,但今天,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快要成空了。

重重的倒在地上,张千影闭上了眼睛,脑海中皆是柳若曦小时候的影子,他希望自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够想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死去。

但过了一会儿,死亡似乎并未到来,张千影满是疑惑的睁开眼睛,难道自己还有的救?

朝着自己身前看去,只见在自己面前,站着一名黑衣青年,身后背着一柄唐刀。

“是你?”

张千影惊讶道,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黑衣青年竟然出现了,可紧跟着,张千影脸色一变,赶忙道:“你赶快走,这金毛僵尸乃是这世间至阴至邪之物,实力极其恐怖,你不是它得对手。”

黑衣青年没说话,只是站在原地,脸色凝重,一双重瞳紧紧盯着面前的金毛僵尸。

半天的功夫,黑衣青年开口沉声喝道:“好一个天地间至阴至邪之物,今日你若臣服于我,我自当饶你性命,如若不然,今日我必杀你。”

话音落下,只见黑衣青年身后的唐刀噌的一下出了鞘,立在半空之中,刀身嗡嗡作响,其内仿佛不计其数的凶兽在同时怒吼,声音极其具有震慑力。

张千影在边上听得热血沸腾的,又是忍不住咳了好几口鲜血,这黑衣青年也太霸道了,竟是让这金毛僵尸臣服?

这怎么可能啊!

但紧跟着,只见极其具有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那金毛僵尸竟是仰天低吼一声,紧跟着整个身体,竟是轰的一声,爆炸成了湮粉,只留下两道金光浮现在半空之中。

张千影都看傻了,这什么情况?天地间至阴至邪的存在,就这么死了了?

这时候,只见这黑衣青年伸手一招,那悬浮在半空中的两道金光,朝着他飞来。

“这是什么?”张千影挣扎着站起来,凑到黑衣青年的身边问道。

黑衣青年指了指其中的一个,说道:“这是金毛僵尸的内丹,也是它修为的根本,我收了它的内丹,便相当于收了它的魂魄,日后为我所用。”

“天地间至阴至邪之物,难道你不怕被反噬了身体?”张千影问道。

闻言,黑衣青年微微一笑,将唐刀握在手中,看着唐刀的刀身,眼神中泛起一丝回忆,道:“金毛僵尸算什么,我这刀中不知封印了多少上古凶兽的魂魄,它们若是敢作乱,杀了便是。”

话音刚落,只见这唐刀噌的一下飞了起来,紧跟着直接插入刀鞘之内,看状态是害怕极了,躲起来一般。

“那这个呢?”

张千影指着另外一道金光问道。

黑衣青年说道:“这就是你要找的道德经。”

“《道德经》?”

张千影惊疑一声,紧跟着拿手接过这道金光,待金光散去,只见在他手中的是一杆笔,一杆刻满小字的毛笔,左右观瞧,只见这毛笔上面所刻画的字,赫然是道德五千言。

“这杆笔莫不是当初老子写下《道德经》时所用的笔?”张千影惊疑道。

这一路上他想过很多,为什么无名老道一定要让自己去到函谷关取《道德经》,后来他想明白了,既然无名老道让自己来函谷关,那么自然有他的道理。

至于这《道德经》,必然不可能是凡品,不然根本没必要来这里,如今见到这刻满道德五千言的毛笔,他顿时联想到了这一切。

黑衣青年点点头,道:“不错,正是如此,此笔之内蕴含着极大的威能,也是日后你能否娶到媳妇的关键之一。”

“既然我已经找到这第三样东西,那么我可还需要寻找什么东西?”张千影问道,既然这黑衣青年知晓自己娶妻之事,那么应当有所安排。

黑衣青年点头,刚想要说话,这时只听一道极其无语的声音响起。

“你们俩别闹了,能不能先照顾照顾我这个病人啊!”

回头看去,只见龙太子正一脸无语的看着他们,此时他小腹已经不在淌血,但那被撕裂开的伤口依然无比骇人。

“呦呦呦,忘了忘了,我把你给忘了。”张千影赶紧来到龙太子身边,问道:“你这伤怎么样了?”

龙太子白了张千影一眼,气呼呼道:“没事,死不了。”

这时,黑衣青年来到龙太子身边,伸手掏出一颗丹药来,递给龙太子。

龙太子道了声谢,知道对方也不会害他,伸手接过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化作极其纯粹的能量,融入龙太子的四肢百骸之中,龙太子满脸舒爽,小腹处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着。

黑衣青年说道:“你们在此地休养七日,等着七日之后,你带着他去东海的仙灵岛,到时一切事情,自当有一个好的结果。”

说完,黑衣青年收起张千影手中的笔,紧跟着一转身,蹭蹭蹭几步,消失在黑夜之中。

龙太子坐在地上,直嘬牙花子,满脸的愁容。

张千影问道:“怎么了?怎么这么愁呢?”

龙太子挠了挠鼻子,说道:“你知道我是逃婚出来的,而我那相亲的对象,正是住在东海的仙灵岛之上,我这没办法送你去啊!”

张千影一听,也是忍不住挠挠头,问道:“那怎么办,虽然我不知道这仙灵岛距离岸边有多远,但既然那黑衣青年这么说,想必距离一定很远,你不带我过去,我怎么办?”

龙太子愁的也不行了,想了半天,他一咬牙,说道:“行,恩公,这次我就舍命陪君子,不过到时候我只负责把你送上去,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管你。”

“好好好,你放心,只要我上了岛,其余事情不用你操心。”张千影道。

在此地休息了一夜,第二天龙太子略施法术,将这村子的所有人全都火化,然后葬了下去。

一连在此地呆了七天,第八天的早晨,一条白龙直冲天际,带着张千影直奔东海仙灵岛。

下午的时候,张千影已经来到了茫茫大海之上,看着身下波澜壮阔的大海,他的心中生出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

这感觉似乎只在梦中出现过。

没过多长时间,张千影来到了一座仙岛,岛上有山有水,有云有雾,鸟语花香,飞瀑高悬,俨然一副人间仙境的模样。

“这里就是仙灵岛了。”龙太子化ChéngRén身说道。

“哦!”

张千影左右看看,心说这个岛真称得上是仙灵之岛,简直太美了。

“你在这里小心点,别被....”

龙太子正叮嘱,可猛然间,他突然停下了嘴,也不知道看见什么,整个人顿时脸色一变,紧跟着一转身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见。

“怎么的,见鬼啦?”

见状,张千影忍不住犯了翻白眼,旋即朝着龙太子所看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他顿时愣住了。

在他面前的一片花丛,而在那群花之中,站着一名女孩儿,十七八的模样,长得倾国倾城,美若天仙,她站在那里,身边的群花全都黯然失色,连当陪衬品的资格都没有。

看着这名女孩儿,张千影傻了,他是被这女孩儿的容貌所吸引,也并不是被这女孩儿的容貌所吸引。

女孩儿虽美,但落在张千影的眼中,也只有片刻的惊讶而已,但在这张完美无瑕的俏脸上,他依稀看出许多熟悉的模样。

女孩儿站在百花之中,泪水早已经止不住的留下来,下一刻,她疯一般的朝着张千影扑过来,撞进后者的怀里,哇哇的哭,哭声中满是思念之情。

张千影

的眼睛也红了,这一幕,他曾经在梦中梦见过无数次,只是今天,终于实现了。

这女孩儿不是别人,正是张千影日思夜想,想要娶回家的柳若曦。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柳若曦的父亲是一条蟒蛇修炼成精,而她的母亲,则是龙族之人。

老两口一见钟情,也不想招惹是非,所以在临沂县买了间宅子,定居下来,与张大富做了邻居。

直到那一日,柳若曦的父亲大劫来到,无奈之下,老头只身一人去往深山老林渡劫,没想到最后渡劫失败,魂飞魄散了。

老太太伤心过度,最后遣散了所有家丁丫鬟,自己带着柳若曦回到东海。

本来柳若曦这样的人乃是不被龙族之人所承认,但不知为什么,柳若曦偏偏留在了龙族之中,成了龙族的公主,不止如此,龙族还将灵气极其浓郁的仙灵岛送给了柳若曦,供她修炼。

因为自己修炼未成,所以她始终被困在仙灵岛上,不然她早就去寻张千影了。

日日夜夜的思念,柳若曦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日思夜想的影哥哥,竟登岛来寻。

虽然不知道这其中要经历些什么,但她看着瘦了,黑了的张千影,满脸都是心疼,若不经历千般苦难,又怎能轻易登岛?

天黑了,俩人坐在百花丛中,手牵手,有说不尽的话。

刷刷刷。

突然间,只见三道金光从天而降,出现在百花从中。

待金光散去,只见百花从中出现三人,为首一人面容白皙,一席蟒袍在身,手持折扇,眼睛很小,天生竖瞳,头生双角,看模样,应该是龙族或者【】龙族的近亲,在他身后则是两名虾兵蟹将。

这人出现之后,看到张千影与柳若曦依偎在一起,眼睛当时红了,怒吼道:“你是何人,胆敢擅闯这仙灵岛?来人呐,给我拿下。”

“是!”

虾兵蟹将手里拿着刀剑,直奔张千影而来。

柳若曦站起来了,俏脸上满是怒意,斥道:“我告诉你很多次了,以后不要来我这仙灵岛,难道你听不懂吗?”

“他是谁?”

张千影皱眉问道。

柳若曦脸色难看,道:“一条蛟龙修炼成精,他爱慕我许久,不知被我拒绝了多少次,但死性不改,已经不止一次来龙族提亲。”

“哦!”

听完之后,张千影恍然大悟,敢情这是自己的情敌,不过长得也太磕碜了点。

“公主,你知道我爱慕已你许久,可没想到你竟和一名凡人在这里行如此苟且之事,难道就不怕传出去让天下人耻笑吗?”这人痛心疾首的说道。

听到这些话,柳若曦气的都不行了,张千影也是眉头紧皱,脸色难看,朝前迈了一步,他刚想要开口说道,只听夜空之上,突然响起一个无比厚重的声音。

“小公子的名声,岂是你这条小蛇可以亵渎的?”

啪~

话音未落,也不知道从那来的一个巴掌,直接扇在这蛟龙的脸上,将这蛟龙直接打了一个大跟斗,脸当时就肿了。

“就是,敢动我们小公子?牙给你掰下来。”紧跟着,又一道十分空灵的声音,自天地间响起。

啪啪啪~

紧跟着,又是三个大嘴巴,给这蛟龙的牙全都给打掉了。

“凡人?苟且之事?我看你满脑子装粪,真是该打呀!”又一道潇洒不羁的声音响起。

啪啪啪~

又是三个大嘴巴子,只见这蛟龙瘫坐在地上都傻了,顺脑袋往下淌血。

“该打。”又一道痴痴傻傻的声音响起。

紧跟着,又是三个大嘴巴,打的这蛟龙直接昏死过去。

“这就死了?真是小娘们拉大车,没劲,不过我就喜欢打尸体,呔,你看招。”满嘴流氓话的声音自天地间响起,旋即只见半张山河社稷图裹挟千斤之力,从天而降,直奔着地上的蛟龙而去,这一下若是拍中了,这蛟龙飞得成肉饼子不可。

听着刚刚响起的那几个声音,张千影泪流满面,这些声音没有人比他再熟悉了啊!

那是大爷这哥几个的声音。

“五位圣灵,请息怒,你们所提的这桩婚事,我同意了。”在这山河社稷图即将砸在蛟龙身上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抬头看去,只见在那云雾之中,龙王爷站在那里,用手捋着胡须,满脸笑呵呵的。

“好。”

老五回应,紧跟着施法收回这半张山河社稷图,不然地上这条蛟龙,今日怕是要难逃一死。

“张千影,你是星君转世,但想要娶我龙族之人,还需通过我的考验。”龙王爷低头看着张千影说道。

闻言,张千影点了点头,莫说是考验,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他这一路走来,鬼门关都去了好几趟,也不差这最后一哆嗦。

但他刚想要开口说话,只听大爷说话了。

“老龙王,我看考验就免了吧,不然我们兄弟几个还要大费周章,对吧!”

话音落下,只见四道流光从天而降,护在了张千影的身边。

一把琴、两颗棋子、一个毛笔,半张山河社稷图。

琴是十方琴,棋子是棋圣村所收的棋魂,毛笔是函谷关所收的老子之笔,图是老五的半张山河社稷图。

这四样神物围在张千影的周身,护他周全。

见状,老龙王苦笑一声,道:“罢了罢了,既然五位圣灵执意保他,那我老龙王就退一步吧!”

说着话,老龙王回头看了看,在他的身后,同样站着俩人,一位邋里邋遢的老道,身后背着桃木剑,正喝酒呢,另外一位则是一袭黑衣的青年,天生竖瞳,身后背着一柄唐刀,面无波澜。

“行了老龙王,那日我让你将柳若曦留下,就是让张千影来娶,他这辈子只有经历千难万险,方可修成正果,所以你就不要为这点小事纠结了。”无名老道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老龙王点了点头,苦笑一声,道:“你们两位再加上五岳圣灵一齐来说媒,老龙我也不敢不答应啊!”

黑衣青年淡淡道:“我们从不强迫人,你若不愿,现在就可反悔。”

“不不不。”

老龙王赶紧摇摇头,他现在要是反悔,单凭这黑衣青年一人之力,足以将他这龙宫搅得天翻地覆。

“好了,既然你也同意,那么就送他们离开吧!往后的日子,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夫妻俩去做。”无名老道喝了口酒,说道。

“好!”

......

半月之后,临沂县张大富家,张灯结彩,广邀好友亲朋,因为今天是他们张府大喜的日子。

张府的少爷张千影,今天娶媳妇。

十里八乡的百姓都来了,为张府添喜添财,礼物收的装了好几大屋子,都快要装不下了。

不止如此,在这大喜之日,一道圣旨来到了张府。

圣旨上宣,张千影被封为义贤王,成为了真正的皇亲国戚。

对此,张千影也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封为义贤王,不过圣旨来了,他只能接旨,叩谢主隆恩。

三天之后,张千影和柳若曦正在后花园甜蜜,无名老道突然造访,倚着柱子,喝了口酒,看着面前的小两口,嘿嘿一笑。

“你们新婚结束了吧!既然结束了,那接下来,你们俩该去度蜜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