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中招了

自己好歹也是一家商行的主事之人,这大半夜的被人抗在肩上跑,她还要不要面子了?

钱玉涵心中是万分的郁闷。

奈何那始作俑者已经走远,她也不好在外面逗留,只能敲门进去,在房里等消息。

却说另一边,与钱玉涵分开后,薛琅静就直奔林威的住所。

看着床上被包成了粽子的人,她摇摇头,先将人解绑,才给他喂药。

否则,这人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着,肯定要要发生误会。

甘草解蒙汗药的效果似乎极佳,薛琅静给他喂过药草和水之后,没一会儿,人便醒了。

睁开眼,察觉到房内有人,林威当即便警惕地问,“谁?”

“是我。”

“薛姑娘?”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看,果然是她。

大半夜的,她一个女子怎么会在自己房里?

还不等他疑惑多久,便听到了对方的笑声,“林镖头,你可中招了啊!”

“中招?”

薛琅静便将手中的甘草袋子提到他面前。

清香味传入鼻间,林威稍一联系便明白了,赶紧起身对薛琅静做了个大揖,“薛姑娘的救命之人,林某没齿难忘,往后若有用得着林某的地方,薛姑娘尽管吩咐。”

看他如此郑重的模样,薛琅静挥挥手,“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更何况,也不是我一个人救的你,还有钱小姐呢。”

接着,她便将自己所探听到的消息,以及之前与钱玉涵两人的行动与他说了。

听着事情经过,林威心中当真是汗颜。

他们百多个大男人,最后还要两个女子搭救!

若没有她们,他这林威镖局怕是要完了。

薛琅静还好说,人家本身实力就比他强,却不想那位钱小姐也是这般的人物!

看来,以后对于女子,他可不能小瞧了。

还有那群匪徒。

根据薛琅静所形容的,那位实力与自己相当的应该是玉衡寨的寨主周祥。

直接出动一位实力强大的寨主来给他下药,外面还有三四百人在等着自己,看来匪徒对自己这趟镖也是够重视的。

幸好昨日招到薛琅静这个异数,否则,只要敢出这趟镖,他们就会在劫难逃啊!

说来说去,终究还是实力的问题,若他有她那般的实力,他就不会中招,而且也能听到两公里外的动静。

这一刻,林威对于力量更是无比渴望,待这趟镖结束,他要把更多的精力花在练武上。

回到正题。

随后,两人商量了会儿之后的计划,便各自分了一半药草,取上一个水壶,继续救人去。

待救出两位镖头以及几位实力强大的镖师,两人就将救人的任务交给他们,而自己则去寻找放药的匪徒和村民,将他们一个个都干掉,以免被他们发现自己这方的行动去通风报信。

也不能让他们知道车队处已经无人值守,只要有一人发现异常,他们的计划就会失败大半。

之后,这两方人马的行动就有趣了。

为了避免对方发现自己的行动,双方都在偷偷摸摸地干活儿,一方用蒙汗药放倒人,一方用解药救人。

那么,最后究竟谁会是猎人,而谁又会是猎物呢?

还真不好说,双方拼得就是时间。

结果么,整个救人的过程说顺利也算顺利,说不顺利也算不顺利。

眼看着自己二人把放药的人抓得差不多时,突变发生了。

一个匪徒在完成任务之后往外走时,发现车队里除了车马与火把,便是空空如也。

他们的人没了!

但究竟是他们自己走了,还是出了意外呢?他不确定。

毕竟他们一伙儿可是来做贼的,他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会叫醒可能还没被药倒的镖师,以及百姓们。

想了会儿,他直接跑村头确认情况去了。

原本,薛琅静两人的计划是将放药的人全都干掉,把镖师们救出来,之后整队带出去围剿周祥那群人。

再埋伏在村里,等待那三四百人的到来,到时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最好打散他们的队伍,以绝后患。

可这人一出去通风报信,他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好在这时他们已经有几十人恢复了实力,再加上实力强大的薛琅静,已经足以打败周祥他们。

两人在寻找放药人时,就时刻着注意外面的情况。

因此,在听到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时,他们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可惜这时去阻止已经来不及,林威能做的就是赶紧召集部分人手,以静制动,看那群人如何反应。

剩下部分人继续给其他人喂解药,争取在敌人进来之前,尽可能地把弟兄们都救出来。

最好也来个人多势众,毕竟自己这方可有百多人,而对方只有几十人。

只要拉大双方的差距,到时就轮到周祥投鼠忌器了。

其实也确实如林威所想,当周祥听到那人的报告时就知道糟了,立马便领着人往村内走去,边走边听村内的动响。

听到里面传出大量的脚步声,周祥明白,想要兵不血刃地劫走这批货,顺便刮下林威镖局一层皮是不可能的了。

虽然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但他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等时辰一到,自己那队人马到来,照样让他们插翅难飞,把人堵在村子里打。

不过就是麻烦些,损失大些而已,也不算失败!

他跟林威怎么说也算是老对手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世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的对手。

对于林威的实力,他一清二楚,自己那大队人马,对方是不可能发现的。

这时候,林威应该在组织人手,一边防着自己,一边把剩下的人救出来。

他必然也在拖时间,拖到把人全都救出来,也想用以多敌少的方式将自己这方干掉。

呵呵,都在拖时间,他们两人倒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就是不知道谁拖得起谁!

思及此,周祥冷笑两声,停下了脚步。

身后的人不解,“头儿,为啥不进去?”

周祥摇摇头,笑道,“不急,咱们回村头去,等梁寨主他们到了,对这些人来个瓮中捉鳖,让他们再闹腾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