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毒发

墨辰看着影九离开的身影,松开手中已经两半的笔,眼中神情一片冷冽,夏璃最近接二连三的受伤,还都与他有关,除了对云兰心的厌恶之外,还有的是自责,自己明明清楚云兰心已经开始对夏璃动手了,却依旧没能把人给照顾好,反倒是让她一次次的受到伤害!

“爷,您也别太担心,这五公主不是说了这药并不会伤及性命吗?想来五公主也是怕被皇上责罚,估计下的也只是一般的毒,相信凭舅爷完全可以解决的!”

侍莘看着面前的爷,轻声的劝道,估计夏小姐被下毒一事彻底惹怒了爷,可是现在不是能还手的时候,所以也只能先安抚下爷的怒气了。

“侍莘,你说我们这样一味的忍让,不更让他们得寸进尺吗?”墨辰跟侍莘说着话,目光却看向了窗外,眼中有些压抑的神情。

“爷放心,等帮您和王爷解了毒,咱们就不必再顾及他们了。”

墨辰听着这话嘴角扯了丝苦笑,解毒,谈何容易!

入夜,夏璃正把小芽打发走,躺在床上想着事情,忽然觉得腹中一痛,脑中有些发晕,强咬着双唇不让自己喊出声音来,一只手捂住痛的地方,一只手紧紧的攥这身下的被褥,痛感一遍一遍的席卷着全身,夏璃也只能用力的强忍着痛意。

可是她记得云兰心明明说过这药不会伤到性命,但是这痛感一波比一波强烈,再这样痛下去,夏璃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就要挂了,她身上已经被汗水全部打湿了,身上的力气也在一点点的消失,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千万要忍住。

夏璃的意识越来越薄弱,最后压抑不住身上的疼痛,嘴边溢出了些声音,虽然很轻很小,可在这寂静的夜里,还是能听的一清二楚。

影九听到这声音心里一惊,赶紧走到夏璃床边,透着窗外的月光,影九看见夏璃正卷缩在床上,面上全是痛苦之色,影九顾不得其他,直接把人裹在被子里带出了夏府,一路上把速度提到了极致,心中只想着要赶快去找爷。

夏璃迷迷糊糊之间,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扛着一样,而且一路上还很颠簸,让本就痛苦的她更加难受了,可是身上又实在提不起任何力气了。

侍莘刚准备灭了墨辰房间里的灯,好回去休息,就听见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冲着这边而来,他心中立刻防备了起来,没想到那脚步的主人竟然直接破门而入,侍莘刚准备一掌拍过去,可看到来人时赶紧收了手,尤其是看着他抱着一个大被子,心中满是疑惑。

“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不是让你去保护夏璃,怎么突然跑回来了?”墨辰也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爷,夏小姐好像是毒发了,您快看看。”影九说着就直接把手中抱着的被子放到墨辰身旁。

墨辰心中一紧,看着影九放下的被子才发现,原来夏璃被裹在里面,只是里面的夏璃只穿了件里衣,墨辰赶紧抬头瞪了床边紧张看着夏璃的两人一眼,随后又赶紧替她拉好被子,只是她此刻异常痛苦,墨辰急声冲二人喊着。

“快去把舅舅请来!”

“我去,你在这守着。”侍莘看着正有动作的影九,急忙拉住他,舅爷的房间他熟,所以还是他去好了。

林子安正帮贺卿言检查着伤口,侍莘就直接破门而入的冲到两人面前。

“舅爷,世子那边出事了,您快去看看吧!”

贺卿言听到墨辰出事了,直接起身冲了出去,也顾不上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林子安看着他这模样,心中担心着他的伤口,赶紧拿着他的外套追了出去。

侍莘看着一转眼就消失在眼前的两个人,愣了下,也赶紧追了出去。

贺卿言跑进墨辰房间,看着平安无事的坐在床边时,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赶紧上前拉住他看了看。

“侍莘说你出事了,怎么了?”

“舅舅别着急,我没事,出事的是夏璃,她被人下了毒,您快替她看看!”墨辰指着床上的夏璃快速的说着。

贺卿言听到他说没事,才把心安定了下来,对他来说,只要不是墨辰出事就好,这才慢慢的看向夏璃。

此时的夏璃觉得自己像是身处炼狱般,感觉身体里的五脏六腑像是已经移位了般,可是身体之中却使不出一点力气,她感觉自己现在正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包围她的只有无尽的痛苦。

“她这是怎么了?”贺卿言看了眼夏璃,转头问向墨辰。

“她被云兰心喂了毒,舅舅您快看看能不能解!”

贺卿言伸手搭在她的脉搏上面,感受着她体内的情况,忽然皱着眉头看向墨辰。

“云兰心给她喂了几种毒药?”

墨辰听着这话心中疑惑,影九说云兰心只是拿了一瓶毒药出来,难道不是一种吗?随后赶紧看向影九。

“启禀舅爷,属下亲眼看到五公主那丫鬟就拿了一瓶毒药出来。”影九听着这话心中微愣,仔细想了想当时的情况,赶紧确认的说着。

林子安赶到房间时,就看见屋里几人神情凝重的站在那里,可是看到墨辰时,发现墨辰正好好的站在那里,根本没有一点出事的迹象,心中虽疑惑,可惦记着少爷的伤,赶紧走过去帮贺卿言整理衣服。

贺卿言看着林子安过来,眼光柔了些,直接伸手拿过她手中的衣服随意的穿好,对墨辰说着。

“她体内现在有两种毒,毒性又正好相克,情况有些麻烦,先把她带到药房里去。”贺卿言说完就直接出去去了药房。

墨辰心里一惊,赶紧连被子带人抱了起来,紧跟在贺卿言身后,影九和侍莘也赶紧跟了上去,林子安这才明白过来出事的另有其人,看着他们都急匆匆的走了,也赶紧小跑的跟了上去。

到了药房,墨辰刚把人放下,贺卿言就直接让他回去休息。

“已经这么晚了,你就先回去休息吧!这边有我跟安安你就放心吧!”

“舅舅不必担心我,还是先救人吧!”

“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反倒会让我分心,等解了毒我自然会去通知你。”

“好吧!”墨辰又看了眼昏迷的夏璃,无奈的离开了药房。

“少爷,夏小姐体内的毒很难解吗?”林子安看贺卿言皱眉望着夏璃的模样,有些担忧的问着。

“不是难解,只是我现在还不清楚她体内的是哪两种毒,一时难以下手而已。”

墨辰心神不宁的坐在房间里,现在这种情况他实在是睡不着,可是舅舅又不准他守在一旁,让他觉得心里十分不安,情绪也有些急躁。

“爷,要不您还是先休息吧,您这样在这担忧也是于事无补,再说以舅爷的医术,夏小姐肯定会没事的。”

“我现在怎么可能睡得着。”墨辰有些疲惫的揉了下额头,忽然脑中想起一件事,猛然抬头看向影九。

“今日夏璃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事,都一五一十的详细说给我听!”

“是,今日夏小姐……。”听着墨辰的命令,影九一字不落的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你是说,夏璃今日还见到了太子?”

“是的,而且太子好像对夏小姐很有兴趣一般!”

“那云兰心的丫鬟把药给夏璃时,你可看清楚了是一种?”

“属下看的清清楚楚的,就只有一瓶毒药而已。”

墨辰听着影九的话陷入了沉思,为何影九看到的是一种,而舅舅却说她体内有两种毒,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爷,要不要属下去调查一下这件事情?”影九小心的问着。

“侍莘,这件事你另找人去查,影九你就继续留在夏璃身边保护她。”

“是。”

“是。”

侍莘和影九同声回答着,随后侍莘直接出了墨辰房间去安排了,因贺卿言不许他们打扰,影九就只好暂时留在墨辰身边。

墨辰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等了多长时间,舅舅那边到现在还是没有丝毫动静,握着杯子的手又紧了些。

侍莘和影九默默对视一眼,看着爷这样在这坐了这么久,几乎都未曾动过,顿时眼中都有些担心。

“现在什么时辰了?”墨辰声音有些沙哑的开口问着。

“爷,现在已经是寅时了,再过三个时辰,天就要亮了,你还是上床歇一会儿吧!”侍莘担忧的说着。

“已经这么久了,舅舅那边可有动静了?”

“舅爷那边我已经派人去盯着了,一有情况会立刻来报的。”

墨辰听着这话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随后直接起身出了房间,侍莘二人一看他这样,又是一个对视,赶紧跟了上去。

“世子。”一名下人正守在药房门口,看见墨辰过来,赶紧恭敬的行礼。

“里面怎么样了?”墨辰问着那下人,眼睛却看向药房紧闭的房门。

“舅爷未曾出来,小人也不敢擅自进去,所以……。”那人小心翼翼的说着。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墨辰叹了口气,直接让他退下了。

“爷,这外面夜深露重的,你还是先回房间去吧!这里就让我来守着吧!”

影九看着直接站定在门口的墨辰,心里担忧他的身子,心里更加自责,毕竟是他办事不利,才会让夏璃受伤,让爷这么担心的!



Ps:书友们,我是啰嗦的橘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