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都喜欢半夜出没

“奴婢遵命,那奴婢这就告退了!”其中一名丫鬟对着屏风后面的夏璃说了声,就离开了。

“小姐干吗又把喜服换了下来?小芽也好给您把那头饰也带上试试!”小芽走到屏风后面看着正在换衣服的夏璃。

“衣服合身就好了,其他的就不必了。”夏璃换好了衣服,正准备走出去。

“小姐,怎么觉得您好像并没有很欢喜的样子?”小芽疑惑的问着。

“有吗?我挺喜欢的啊!”夏璃笑着对她说。

小芽赶紧把喜服又叠好放在了托盘中,然后看着夏璃,小姐确实没表现出很欢喜的模样!

夏璃又看了眼放在桌子上的衣饰,说对这些不欢喜是假的。她就要嫁人了,而且嫁的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心中怎么可能不欢喜,只是不知道为何,心中很是怅然,总觉得像是一场梦一样!

“爷,影月刚刚传来消息,说是夏小姐的喜服已经做好送了过去,夏小姐也已经试过了,说等爷见到一定会很是惊喜!”侍莘说着。

“是吗?那我真的要好好期待一下了!”墨辰目光柔和着,脑中想着夏璃身穿嫁衣会是什么模样!

“还有一件事,关于爷身体的情况,那边好像也有了了解,夏誉枫那边也试探过夏小姐!”侍莘说着神情严肃了起来。

“哦,那问出什么了吗?”墨辰淡淡的问着。

“并没有,夏小姐只说她也不清楚!”侍莘回答着。

墨辰听着这话,眼中有了些笑意,目光越发柔和。

“可是爷,卑职有些担心,虽说这些日子来,看得出夏小姐是真心待您,可万一以后知道了您……,到时可如何是好?”

侍莘说到一半顿了下,然后带着担心的问着,中间的那些话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墨辰听着他的话,垂了眼眸,若按照夏璃的性子,知道自己一直在她身边放了影卫,就算知道是为了保护她,也是会翻脸的吧!更何况自己还骗了她这么多!

“爷?”侍莘轻轻喊了声。

“这些事,等到时机成熟后,我自然会告诉她,不过在这之前,决不能让她有任何怀疑!”墨辰沉声说着。

“是!”侍莘应着。

又是一天要过去了,夏璃呆呆的看着窗外的夜色,心中胡乱在想着什么,想到自己以前,想到一开始来到这里,想到除此遇见墨辰!

“小姐……”小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却又突然没了动静。

夏璃好奇的回头看去,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而小芽却趴在桌子上,似乎是昏了过去,夏璃心中一惊,赶紧走了过去。

“你……”夏璃怒看想那人。

“她没事,只是被我点了穴道而已!”薛子瑾开口说着。

“不知道薛少爷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事?”夏璃心中有些防备,这次可没有郑俊再来护着她了!

“你不必这么紧张,我来只是想送你一样东西而已!”薛子瑾说了垂了眼,将眼中的失落遮掩了去。

“薛少爷的心意我心领了,只是这大晚上的总归是诸多不便!”夏璃直言拒绝着。

“我东西放下便走!”薛子瑾说着自怀中掏出一个令牌递给夏璃。

“这是什么?”夏璃疑惑的看向他手中的东西。

“这东西,你拿给墨辰,他会告诉你这东西有什么用处!”薛子瑾说着苦笑了一声。

夏璃纠结的看着他,她心中实在不想亏欠他什么!

“收着吧!这东西会对你有大用处的!”薛子瑾说着把令牌放在了桌子上。

“看你这模样,这东西肯定很重要,我不能收!”夏璃拿起令牌又递给他。

“送出去的东西,我就不打算再要回来了,不过这东西,除了你跟墨辰之外,可不要被别人看到了,我走了!”薛子瑾说着冲她一笑,这笑容中带着苦楚。

“若是……”

夏璃跟过去想把东西还了,薛子瑾却突然止住脚步,转过身子看着夏璃,眼中压抑着浓浓的挣扎。

“告诉墨辰,我说过的话这辈子都作数,若是他对你不好,我一定回来把你带走,不管你到时愿不愿意!”

薛子瑾说完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

夏璃愣了下,看了眼手中的东西,想着这东西不能留,可是他刚才又说这东西不能被别人看到,还是等见到墨辰问问他这是什么,到时再悄悄还给他!

“没想到我竟然能赶上这么一出好戏,马上就要嫁进清王府的世子妃,竟然半夜幽会别的男人!”

夏璃正想着,就听见有道声音传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夏璃皱眉看着他,心想今日是什么日子,怎么都大半夜的来找她!

“凝钰的事,我已经……”

“我已经知道了,今日来不是为了问你答案的,也是来给你送东西的,不过就是不如刚刚那位送的讨喜了!”白津夜笑着说。

夏璃不理会他的调侃,收好手中的令牌,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说下去,那天看过凝钰伤心的神情,她就对这个人特别没好感!

“这个东西,等你嫁过去后,让凝钰服下,等我到时候取蛊的时候,她就少受些苦!”白津夜说着递给她一个药瓶。

夏璃防备的看着他手中的东西,他都敢在凝钰身体里下蛊,谁知道他手中的会是什么东西!

“怎么,难道我拿的这是毒药不成?”白津夜嘴角扯了个冷笑。

“这谁能说的准!”夏璃回答着。

“若是你不信,我可以亲自试给你看!”白津夜说着就准备把药瓶打开。

“不用了,就算你试了我也不会相信你给的是什么好东西!”夏璃直接说着。

“这又是为什么?”白津夜好奇的看着她。

“这是你拿出来的,就算是毒药,你身上也一定会有解药的,所以不能证明!”夏璃直言对他说着。

白津夜扯了丝笑容,没想到竟还能有这样的逻辑,不过她这么一说还真是,自己手中这东西反倒显得不是件好东西了!

“这药可以让她体中的蛊陷入沉睡,我取的时候也方便点!”白津夜只能再跟她解释着。

“呵,原来说来说去,不过是怕这蛊出了什么问题,早这么说,或许我就不会怀疑你了,不过你确定这药只是让蛊陷入沉睡,对人没有任何伤害?”

夏璃接过他手中的药瓶看了一眼,随即不放心的问着。

“对人不会有任何伤害的,你若是不信,就拿着去问问贺卿言,他肯定会知道的!”白津夜对她说着。

“若是舅爷他们知道你竟然给凝钰下蛊,估计不会放过你吧!”夏璃看向他。

“他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你不是已经告诉墨辰了吗?”白津夜笑着。

“你都知道了?”夏璃心中大惊,他竟然什么都知道,这人难道在她身边安插了人不成?

“本来不知道,不过你这种反应,我倒是了解了!”白津又是一笑。

“你……”夏璃懊恼的说不出话来,原本只是想让他以为墨辰他们都不知道,结果自己竟然被套了话!

“东西已经交给你了,我就先告辞了,你放心,你的事,我会替你保密的!”白津夜像是心情特别好,竟跟夏璃开起了玩笑。

“不用你保密,我本来也没什么事!”夏璃生气的看着他。

白津夜未说话,直接转身离开了,夏璃恨恨的咬着牙,最后只能无奈的泄了气。

看了眼趴在桌子上昏迷的小芽,夏璃走过去把她扶到了床上,然后呆呆的看着她的昏睡的模样,心中叹了口气,她这摊上的都是什么事!估计这丫头明天醒来,肯定又要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算了,还是先睡觉吧,这东西,回头就拿给舅爷看看!”夏璃自言自语着,却不知道院子的暗处还有人守在那里。

“解了她的穴道!”白津夜看着面前的人说着。

“是!”暗处有人回答着。

影月刚被解开了穴道,抬起一掌就冲着白津夜而去,可是手还没碰到白津夜,就被方才点她穴道的那人给挡了下来,直接把她的手反扣了起来!

“放开我……”影月大怒。

“你可以再大声些,让夏璃也听听,然后出来看看咱们现在的场面,你觉得到时候,她会更讨厌谁一些?”白津夜冷声说着。

影月恨恨的咬了牙,却再也不敢出半点声响,若真让夏璃出来了,到时候自己就没办法解释了,说不准真的连带着爷也会被讨厌!

“这就乖了,反正墨辰也知道了我来找过夏璃,也不怕再被他知道一次,你把这件事告诉他的同时,一定要再带句话给他,凝钰,就看他能不能守得住了!”

“放了她!”白津夜说完又对着压着影月的人说了声,就直接离开了。

影月现在原地,恨恨的跺了下脚,看着他们离开而又无可奈何,尤其是白津夜离开时的话,明摆着就是挑衅之意!

房间内的夏璃已经进入了梦乡,而清王府里的人,却还都清醒着。

“爷,白津夜又去找夏小姐了!”侍莘急匆匆的走进墨辰房间。

“他又去做什么?”墨辰皱眉看向侍莘。

“爷还是自己看看吧!”侍莘不敢回答,只有递上手中传来的消息。

墨辰结果一看,脸色越来越冷,白津夜这是在明示着要做些什么,当他墨辰真是个病秧子不成?

“爷,您打算怎么做?”侍莘小心的问着。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咱们不做些什么,岂不是浪费了他的一番心意!”墨辰冷声说着。



Ps:书友们,我是啰嗦的橘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