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不会有事的

回到了清王府,夏璃总觉得自己这两天好像又忘了什么事情,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小姐,您还在想大小姐的事情吗?”小芽关心的看着她。

“没有,我只是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夏璃回答着。

“也许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呢!想不起来就先不要想了,我帮您去药房拿点药来,您手上的伤口要处理一下!”小芽看着她手上的伤说着。

“这点小伤,哪里用的着上药!”夏璃笑着看向她。

“可是这伤在手上,还是上点药吧!”小芽回答着。

“小芽,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是想去给我拿药呢?还是想去药房找谁啊?”夏璃问着紧紧的盯着她。

“没……小姐在说什么,我当然是想去帮小姐拿药啊!”小芽紧张的回答着,却不敢去看夏璃的目光。

夏璃勾唇一笑,也不拆穿她,只是她与林子安,终究是不可能的,这个问题,她曾跟墨辰提起过,墨辰却是想都不想的就拒绝,那肯定就是没戏吧!

“小芽,不是我不帮你,只是你与子安,我曾问过墨辰,舅舅那边……”

“小姐在说什么呢!我与子安能有什么事情,小姐可千万别多想,小芽知道,我是个丫鬟,而子安是舅爷最喜欢的药童,我配上他的!所以……所以我也从未想过跟他有什么!”

小芽慌张的打断她的话,又跟她说着这些话,了心中却觉得十分难受,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了一般。

“若真论起身份来,你有何配不上他林子安的,只是感情这件事,是很奇怪的,你以后会遇到那个只对你好的人,而且你对子安,也许只是一种好感,而并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夏璃劝导着她,其实想想贺卿言对林子安的不同和在意,她从一开始就觉得有问题了,却从来没去细想过而已,只是这种事情,她没勇气去跟小芽说,不然她可能会觉得奇怪吧!

“小姐您想多了,我对子安没有任何想法!”小芽重复的说着。

“唉!”夏璃叹了口气,只能慢慢劝着她了,也许等她和林子安分开以后,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刚回到房间,柳凝钰就出现了,看着房中只有她和小芽,便笑嘻嘻的走了过去。

“这么鬼鬼祟祟的,怕见到你哥啊?”夏璃好笑的看着她。

“我来找嫂子说说那件事情!”柳凝钰说着看了眼小芽。

“小芽,你先去外面守着,有人过来就赶紧告诉我!”夏璃吩咐着。

“是!”小芽应着出去了。

“现在没人了,说吧,你是怎么想的?”夏璃问着她。

“我想后天去找他,我脸上现在还有些伤痕没消下去,我不想这样子去见他!”柳凝钰说着有些低落。

“也好!”

想了想,夏璃便没忍心打击她,只是想必她心中也明白,若是白津夜在乎,她脸上有没有伤痕都没关系,可若是他不在乎,就算她打扮的再漂亮,估计他也不会心动半分!

“嫂子肯定在心中觉得我傻吧!”柳凝钰苦笑了声。

“我只是觉得有些心疼,你这一身伤是为他受的,他没有关心丝毫,我原本还以为他是觉得心中有愧,所以才想着把你体中的蛊取出来,却没想到只是因为他有用,这样的人,你又何必处处讨好呢!”

夏璃一字一句的说着,心中着实为她心疼,她这样卑微的去爱,最后落下的不过是一身伤!

“嫂子说的我都明白,可是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了,所以不想让自己再这么狼狈的去见他而已,也许在他眼中并没什么不同,可是我会觉得不一样!”

柳凝钰低声说着,目光也低低的盯着地面。夏璃心中叹了口气,上身拍了拍她的脑袋。

“若是心中不痛快,就哭出来,只是等见过他,把他的东西还给他后,就不能在为他哭了,他不会心疼的!”夏璃轻声的哄着。

“我知道!”柳凝钰语气中有些颤抖,像是在强忍着什么。

“小姐,王爷回来了!”小芽突然跑了进来。

夏璃看了眼凝钰,发现她赶紧转过头去擦着眼泪,让自己缓和着情绪。

墨辰进去时,就看到凝钰正背对着他,夏璃正担心的看着她。

“怎么了?”墨辰出声问着。

“没什么,只是凝钰听说咱们回来了,便跑来找我聊天!”夏璃笑着说。

“是啊!你们一走就是一天,这天都快黑了,我自然是一个人无聊,所以来找嫂子聊聊天!”柳凝钰转过身说着。

墨辰看着她有些发红的双眼,心中了然,却不点明什么。

“你这丫头,就知道缠着你嫂子,正好明天没什么事了,你在府中也闷了这么长时间,我带你和你嫂子出去转转可好?”墨辰笑着看向她。

“真的吗?”柳凝钰惊喜的问着。

“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墨辰神情严肃的看着她。

“好啊!”柳凝钰高兴的说,然后看向夏璃。

“我没意见!”夏璃看她高兴的模样,自然高兴的说着。

“那就这么说定了,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柳凝钰冲他们二人眨眨眼睛。

“你这丫头!”墨辰好笑的看着她。

“嘿嘿,我走啦!”柳凝钰说着离开了。

“这丫头是不是打算去找白津夜了?”墨辰看着离开的身影问着。

“恩,她想后天去,我便答应了,来得及做什么准备吗?”夏璃问着。

“放心吧,来得及!”墨辰笑着对她说。

“那就好!”夏璃说着。

“夫人,舅爷请您过去一趟!”门外突然又来了下人。

夏璃和墨辰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疑惑,舅舅这个时候怎么突然找她?

“舅舅可说了是什么事?”墨辰问着。

“这个舅爷没说,只说请夫人去一趟!”下人回答着。

“走吧,我陪你去一趟!”墨辰对她说着。

“不用了,既然舅舅找我,我自己去就好了,你若是跟着,我怕舅舅心中误会,像是我好像被欺负了似的,还要拉着你跟着去!”

想起自己还有些事想跟舅舅单独说,眼下正是个好机会,所以万不能让墨辰跟着去。

“那好吧!”墨辰看着她这样,只能应允着。

夏璃跟着下人来到贺卿言房间,走进去发现只有贺卿言一人,正在写着什么,夏璃便走了过去。

“舅舅,您找我?”夏璃出声问着。

“来了,坐下吧!”贺卿言放下手中的笔对她说着。

“舅舅找我来,可是为了那说有些事与舅舅说?”夏璃问着。

“也不全是,找你来,也是为了问问凝钰的事!”贺卿言回答着。

“凝钰后天要去见白津夜,我已经跟墨辰说过了!”夏璃回答着。

“恩,到时候,我也会悄悄跟着去,白津夜这人武功极高,若是单凭侍莘几人,怕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贺卿言沉声说着。

“那白津夜有这么厉害?”夏璃担心的问着。

“这人的家世背景都不寻常!”贺卿言回答着。

“那舅舅,到时候可有什么万全之策,若是他到时候再非要把凝钰带走,那可拦得住?”夏璃心中担忧。

贺卿言摇摇头,他心中也不清楚,毕竟解凝钰蛊的关键还在他身上,那人心思又极度难猜,结果谁能说的准呢!

“这件事再怎么担心也于事无补,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贺卿言低沉的说着。

夏璃心中叹了口气,这凝钰喜欢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就会招惹了这样的人!

“对了,你那天说有关于墨辰的事情要说,是什么事情?”贺卿言好奇的问着。

“恩,我就是想问问舅舅,您知不知道究竟是谁给墨辰他们下的毒?”夏璃小心的问着。

贺卿言神情变了变,眼中有些谨慎,心中也有些疑惑。

“怎么突然像是问这个?”

“就是突然想问问,听我爹说,皇室清王府和药王谷都在追查这件事情,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查不到当年下毒之人吗?”夏璃紧张的问着。

“你爹?”贺卿言问了声。

“恩!”夏璃点点头。

只是她现在自然不能直接把夏誉枫说过的话说出来,贺卿言会不会信是另外一回事,若是直接说出来,会有什么后果,她可就不一定能阻止的住了!

“你爹怎么突然跟你说起这些事情?”贺卿言随意的问着。

“因为当时爹觉得我要嫁进清王府,便跟我说起了他以前跟清王爷在一起共事的时候,然后就顺口提了两句。”

夏璃回答着,心中却有些紧张,看贺卿言的神情,他眼中似乎有种讽刺,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是太后,还是在怀疑夏誉枫?

“原来是这样,这件事我们是一直在调查,只是这么多年了,就是一点眉目都没有!”贺卿言叹息的说着。

“原来你们都查不到啊!”夏璃低声说了句。

“你在说什么?”贺卿言出声问着。

“没,没什么,其实我只是担心而已,可是墨辰肯定会怕我担心而隐瞒些什么,所以我才想着来问问舅舅!”夏璃回答着。

“放心吧,墨辰现在的身子好了很多,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这样,但是毒解了,对他来说不正是一件好事吗?”贺卿言安慰着她,只是他心中总觉得,夏璃肯定知道些什么!

“舅舅说的也是,没准是舅舅开的药起了作用也说不定!”夏璃笑着看向他。



Ps:书友们,我是啰嗦的橘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