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找到办法让她醒来

将小芽先放在隔壁房间中,又回来将墨辰放在了夏璃身边,让他可以好好睡一觉,希望爷这样醒来时,不会怪罪他!

“大人!”

正想着,听见门外传来声音,赶紧走了出去,看着门外的下人。

“怎么了?”

“夏大人还在前厅等着,已经有些生气了,要看到夫人,小的好不容易才安抚了下来,您说现在该怎么办?”下人一脸为难的看着侍莘。

“生气了?他还不高兴!走,带我去见见!”侍莘也绷着脸说着。

“是!”

“璃儿现在究竟怎么样了?我是她父亲,难不成连见一面都不成了?”

刚走近前厅,就听到夏誉枫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侍莘冷笑一声,走了进去。

“夏大人这是怎么了?大老远就听到您的声音了!”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人。

“原来是侍莘,我来探望一下璃儿,看看她现在怎么样了,可是府中的下人一直拦着,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面前的侍莘,夏誉枫也压下心中的怒气,尽量口气和善的问着。

“原来是这件事情!”侍莘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冷冷的老向他。

“夏大人既然这样问了,那侍莘就得问问夏大人了!”

“什么?”

迎着他冰冷的目光,夏誉枫脚下忍不住后退了小半步。

“夏大人说夫人是因为不小心从高处摔了下来,是吗?”

脚下步子往前一跨,跟他的距离拉近一步!

“是……是啊!”脚下的步子又退了半步。

“真的吗?”

再靠近一步,夏誉枫也跟着后退一步。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家夫人脉象大乱,分明是受了内伤之相,而且还是被人打伤的,这有点武功的都能分辨的出来,夏大人莫不是觉得我们都是三岁孩子,还是觉得我家舅爷的医术都是被吹嘘出来的?”

“什么被人打伤的!从高处摔下来也会震伤经脉,再说舅爷一开始替璃儿诊治时都并没有说什么,现在你们却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夏誉枫心中虽然心虚,可也只能接着睁着眼说瞎话,不然他根本圆不过去这个谎言。他回去以后想过很多,关于夏璃对他说跟墨辰之间的事情,他就觉得自己是被骗了,只是她究竟找皇上是什么事?看墨辰那日带走她的神情,好像并不知道一样,这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事情?

“我什么意思夏大人应该明白,夫人跟您出去,她出了事情,您和同行的下人却都毫发无损,怎么能不让人怀疑呢?”

“你……你……”指着侍莘,心中怒气,却不知道自己能辩解什么。

“夏大人还是早些回去吧,府中应该还有事情等着您处理才对!”侍莘意有所指的说着。

提起这事,夏誉枫心中就憋屈着一肚子火气,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让他丢尽了颜面不说,连死了都不让他安生,还让他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柄!

“看来夏大人应该没心情待在这里了,送客吧!”说罢,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看着侍莘直接离开的身影,夏誉枫就气的忍不住发抖,他何时受过这种驱逐!若不是因为担心皇上那边出了什么事情,他才懒得来看那个不孝女!

“夏大人请吧!”下人走到他身旁说着。

“哼!”甩了下衣袖,转身离开了。

侍莘刚回到院子中,就看到一只信鸽飞了进来,将它身上绑着的信拿了下来,便将他又放飞了出去。

“这……”

看着手中的信,侍莘只觉得心中翻江倒海的,信是宫中的人发出来的,夫人两天前曾去过皇宫,还是皇帝召见的,这两日一直忙着照顾夫人,所以对外面的事情没怎么过问,皇上已经罢了早朝,说是病下了,并且不准任何人探视,而且还是夫人离开之后才发生的事情!

急匆匆的跑进房间,看着还在熟睡着的墨辰,心中挣扎着,转身又出了房间。

“好好守着王爷和夫人!”

交代了一句,就赶紧离开,他必须得赶紧让人去查查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墨辰醒来时,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房中也是漆黑一片,翻了个身,碰到身旁的人,赶紧起身将烛火点亮。

“侍莘!”冲着外面喊了声。

“爷您醒了!”侍莘低着头进来,不敢去看墨辰的脸色。

“你是不是在茶中动了手脚?”目光看着他。

“侍莘只是想让您好好睡一觉!”低声应着。

不悦的看着他,心中虽然生气,可也没有直接开口责怪,毕竟他是为了他。

“夫人这期间可有什么不适?”

“并没有,不过有件事,侍莘要跟您禀报!”

“什么?”

侍莘走近几步,靠在他耳旁说着。墨辰听着他的话,心中止不住下沉。

“你的意思是夫人的伤是被皇上打伤的?”

“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当时发生的事情,但是依时间来看,卑职觉得不排除这种可能!”

“可是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皇宫呢?”

“好像是皇上召见的!”

“我让你查的夏府的事情,查清楚了没有,夫人在夏府那几日都遇到了什么事情?”

“这个已经查过了,可是并没有什么让人怀疑的地方,夫人每天就是去夏二小姐那里,不然就是在自己院子中待着,夏誉枫倒是找过夫人几次,可每次都是他们两人单独相处,根本无从打听!”

双手慢慢握紧,他必须得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这些问题了,必须得先将这些问题想清楚,若只是召见夏璃,又为何要将她打伤,而他如今称病不问世事,又是为了什么?

“爷可是想到些什么?”

“还没有,这件件事情都太过杂乱,我得好好想想!”

“希望夫人能早日醒过来,这样咱们就可以直接问夫人了!”

“你错了!若是等她醒过来,这事情就更不可能查清楚了,依她的性子,肯定不会将实情说出来,肯定能躲就躲!”

看着昏迷的夏璃,心中烦闷着,突然觉得她突然要住进夏府,而且不让他派人跟着,这其中也肯定是有原因的!

“那王爷,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让人去查,再仔细的去查,不可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是!”

侍莘退了出去。墨辰走回她床边,替她整理了下头发,又盖了下被子。

“你若是有事情想瞒着我,就快点醒过来,不然我若是查清楚了,你可不准再生气了!”

一夜时间又过去,早上墨辰刚起床,贺卿言就跑了过来,直接推门进去。

“我找到让她醒来的办法了!”

“什么办法?”墨辰紧紧盯着他。

“交给我就好,你先出去!”说着走向夏璃。

“舅舅!”墨辰突然叫住他。

“怎么了?”转头看着他。

“没什么,等您出来再说!”说着走了出去,还将门给带上了。

贺卿言眨了眨眼,刚刚小辰看他的眼神,让他觉得他好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心中忍不住咯噔了一下,只是他为什么又不说话了?摇摇头,想着还是先让夏璃醒过来!

将手中配好的药放进夏璃口中,然后将她扶坐起来,盘腿坐在她身后,运转着内力,慢慢的输入到她体内。

夏璃只觉得身体之中有丝热量在游走,缓缓挪动着,很舒服,可随即感觉心口一闷,一口气血涌上了喉咙。

“噗!”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神识也慢慢恢复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房间,虚弱的面上有了些笑意。

“醒了!”侍莘站起来,扶着她躺了下去。

“舅舅,解药……”看到贺卿言,着急的想跟他说着。

“我已经知道了,你刚醒来,先休息一会儿,我这是强行压制住你体内的药力,让你暂时清醒了过来,想要彻底清除体内的药力,我还需要些时间!”

“能暂时醒过来就已经很好了,只是舅舅已经配出解药来了吗?”虽然虚弱着,可还是有很多问题想问。

“还没有,你现在身子很虚弱又是内伤又是迷药,所以我现在并不打算配解药,先将你的身子治好再说!”

“舅舅……咳咳!”

“快好好休息,先别说话了,墨辰那边,我也已经先瞒下了,只是他若是铁了心的要查这件事,也肯定瞒不了多久的,你打算告诉他吗?”

虚弱的摇摇头,她并没有打算告诉他什么,并且他若是知道了,心中肯定自责和难过,所以他不能知道!

“这件事不用跟他说,我会瞒过去他的!”

“好,他现在就在外面,我让他进来!”

“好。”

贺卿言出去,门再被打开时,夏璃看着愣住在门口的人,他眼中的喜悦和疼惜她看的明切,心中叹了口气,却坚定了更加不能让他知道的想法,起码不能让他知道解药是什么!

“站在门口做什么?”夏璃虚弱的开口。

听着这声音,墨辰才惊觉她是真的醒过来了,快步走了过去,坐在她床边。

“你醒了。”

听着这话,忍不住扬起抹笑意,他是不是被吓傻了?怎么一直在办蠢事?

“嗯,你好像瘦了不少!”夏璃看着他说着。

“嗯,你刚醒来,别只顾着说话,先好好休息,我让厨房给你炖些汤来,好补补身子!”

“好。”嘴角的笑意有些止不住,从他进来她就说了两句话而已,加起来还不到二十个字,竟然还说她话多!

“侍莘!”

“啊!……”

墨辰刚叫了一声,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惨叫,这声音听着正是侍莘的。夏璃两人对视一眼,墨辰起身出去看了眼。

“你们俩这是在做什么?”墨辰看着面前的两人。

侍莘委屈的看了他一眼,却发现爷眼中根本没有同情他,又看向一旁的小丫头。



Ps:书友们,我是啰嗦的橘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