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寻猴之约

念都十二月 焕东 2348 字 1个月前

“念兽?”林锋惊了一下,杯中的酒也停了下来。

沈山海略带嘲讽的眼神看向窗外的夜色,缓缓说道:

“是的,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我当年喜欢的那个男孩,最后竟然会不得不变成一只念兽。”

沉默许久,沈山海继续说道:

“父亲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只能放任他不管,虽然他每天每天都和我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但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没有勇气告诉他。”

林锋说道:

“那他,是不是会出现一些不好的症状?”

沈山海叹了口气回答道:

“对,起初只是每个月发作一回,每每发作整个人和一只猴子一样,先是丧失了作为人的说话能力,到后来,竟然连挺直腰板走路都不会了。”

“后来这种情况还在继续恶化,到最后的时候,他已经严重到了每周发作一次,每每发作,他都会痛不欲生,兽化的野蛮和失去理智会让他不受控制的破坏周围的一切。”

“每每发作结束,他都会跑到父亲那里去认罪,一跪就是一天一夜不眠不休,他越是这样,我的心也就越痛。”

“到后来,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恳请父亲继续收留他,父亲虽然不愿,但总还是能够勉强容忍的。”

林锋从未见过世上还有这样的事情,酒意也逐渐清醒,急切地问道:

“那后来呢?你们不应该会分开啊?”

沈山海原本略微哽咽的语气最后还是惹不住抽泣起来:

“所以,林锋,答应我,今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一定不要欺骗别人,好吗?”

林锋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做出欺骗别人的事。”

沈山海用袖子擦了擦哭红的眼眶,继续说道:

“最后的分别,是因为他在我家里最后一次失控后,误杀了家中的一位病人。”

“父亲忍无可忍,将他驱逐出家门,无论我怎样苦苦求情,他都不肯接受,因为在我们家里,杀害病人是滔天的罪行,是无法被原谅的。”

“我并不痛恨我父亲,我最痛恨的人是我自己。我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欺骗了他,我骗他他还有救,一切都还有希望。”

“我无法原谅我自己的罪行,就因为我的谎言和安抚,让他在无数个充满希望的夜里,逐渐走向不可见底的深渊之中。”

话已至此,林锋听着听着,也不禁动容,是啊,哪怕告诉他真相又如何?

“所以,他就这么抱着你给他的仅有的希望,在无数个痛苦的深夜里,逐渐的走向死亡了么?”林锋问道。

沈山海无助的摇了摇头,泣不成声地说道:

“他不会死亡的,他只会在最后失去自己所有的意识,化身为无恶不作的念兽。”

窗外的民谣歌手此时仍然循环着那动人的歌曲,颇有深意的歌词似乎讲述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悲伤故事:

你说你热爱这里的生活

就像那昨日的漫漫长河

晚风吹起你不羁的衣袖

你挥挥手说再见了清河

明月记得我深夜的歌喉

今后再不见往日的温柔

花儿的悔恨已随风飘零

来世再见你一岁一枯荣

夜色已深,酒店也即将要打样了,歌手唱完这最后一首歌便开始收拾摊位,林锋也动了动僵直的身子开口说道:

“沈姑娘,我们回吧,也该回去休息了。”

沈山海似乎酒劲没有任何缓和,晕晕乎乎的起身后就踉踉跄跄地往门口撞去。

林锋见状丢下两枚金币,赶忙扶住就要躺倒在地上的沈山海。

林锋扛着沈山海的一条胳膊,勉勉强强地一步一步向学校走去,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女生,充满少女气息的芳香和酒香让林锋的脸不禁再次红了起来。

沈山海半眯着眼睛用食指戳了戳林锋的脸庞,嘟囔了一句:

“喂,你……你不会是变态吧?你怎么……脸红了?”

林锋没好气的说道:

“你才是变态,我可对你没有任何其他的歪念头,要不是你喝多了我才不愿意呢。”

沈山海睁开眼睛紧紧地盯着林锋说道:

“本姑娘这么重要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不打算告诉本姑娘你的一个秘密吗?”

林锋心中一惊,但内心的不安也只是闪过了一瞬,嘴上笑了笑说道:

“我?我能有什么秘密,呵呵。”

沈山海皱了皱眉,可爱地嘟着嘴巴说道:

“你骗人,你说好……不骗我的,你到底有什么秘密,也告诉我一个嘛。”

林锋苦笑了一声,回头看向她回答道:

“凡夫俗子一个,没什么能耐、也没什么牵挂,这就是我的秘密。”

沈山海被酒精麻木了的大脑使劲的转了转,追问道:

“不对啊,不应该啊,你还有你的爸爸妈妈,哥哥妹妹,你怎么能说你没有牵挂呢?”

林锋淡淡地一笑,继续说道:

“哈,这就是我的秘密,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事实上,林锋心中的苦涩远哪里是无牵无挂,只是过了这么久了,他也已经麻木了。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不想再回忆那些令他痛不欲生的回忆了,这些回忆不只是精神上的痛不欲生,也更是肉体上的痛不欲生。

“诶林锋,我算过日子,再过一百天,他就要成为一只真正不死的念兽了,那时候的他会完全失去所有的意识和记忆,到时候你可否同我一起去见他最后一面?”

林锋想都没有想,“不要”二字脱口而出。

沈山海好不容易提起的精神瞬间又沉了下去,缓缓说道:

“也是,你不愿意很正常,这种事情怎么会有人敢去研究呢。”

“当年就连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的称号念王也死在了幕后主使的手下,我自己去本就是自寻死路,何必拉上你呢。”

林锋本不是很在意的情绪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瞬间如雷劈一般开始颤抖,搀扶沈山海缓慢行走着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僵硬了一下。

“你……你说什么?”林锋不可思议地看向沈山海,眼神中的紧张丝毫来不及遮掩。

“啊?你不知道吗?我以为你是知道的,据说那个称号念王都快要追查到所有的一切了,突然在一夜之间就被灭了满门,自己也失去了音讯。”

林锋不断放大的瞳孔吓得沈山海一个激灵,酒意也被吓醒了一半,原本被搀扶着的胳膊也放了下来。

“你不要紧张嘛,我们的实力差距是很大,但是我又不是要去追查,只是去看一眼他,虽然可能会有危险,但是我是不会害怕的。”

林锋心中一横,舒缓了一下紧张的情绪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陪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