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殿前比试

恒神传 落陨星河 6103 字 5天前

来看比试的人还真不少,擂台周围站满了人,足有上千之多,这引起了楚骁的疑惑。“奇怪,宗门招收弟子是十年一届,我们这届才不到三十人,想必其他届也不会夸张到上百吧?三四届下来能有多少人?这里围着这么多弟子,看年纪,几乎没有上五十的,难道他们都驻颜有术?”

沈二宝嘿嘿一笑道:“这你就不明白了吧?要知道宗门常识,你得问兄弟我啊。每一届外招的弟子只是宗门弟子来源的一小部分而已,你想啊,宗门弟子是要娶妻生子的啊,他们的孩子一出生,自是在宗门内长大,又不可能送到外面去。这些孩子在宗门内成长,自是也要修炼、长大、娶妻生子,优秀的进内门,平庸的在外门,正所谓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你也别小瞧这些人,从小在宗门内,好的功法、丰富的资源、高起点的眼界,绝不会走弯路,岂是我们这些草根出身的弟子可比。只不过我们这种通过考验进来的才是门派真正强大的保障,所以荣誉和宗门给予的资源更多些,平日里地位也更高些,但这也不是绝对的,毕竟一切都得以自身实力为基础,那些宗门内的‘家生子’也出了不少变态的,一点不比我们差,比方说闫赫殿主的儿子闫肃,据说也是个不世出的妖孽,不知和宝二爷我相比谁更优秀一些。”一席话瞬间遭到周围众新弟子的一致白眼。不过这厮是个脸皮奇厚的主,对这些白眼毫不在意,继续说道:“一会儿你们可得使出浑身解数啊,一定要跟宝二爷我一起进内门,要不然我多孤单啊。你们不知道,虽说闫赫殿主说内门、外门一样,都有宗门秘籍和宗门给予的资源,可我告诉你们,那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儿。外门弟子能够修习的秘籍,内门弟子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至于资源,如果一个内门弟子得到的是一百,那外门弟子恐怕也就只能得到一,毕竟宗门的实力是靠这些内门的核心弟子撑起来的,外门弟子也就是用来跑腿的而已。你们看到服装了吧,内门弟子都是白色丝麻秀士衫,衣袖上金丝绣成的宗门标识,而外门弟子,那身青衫哪有内门弟子的衣服考究啊,而且这只是表面上的,内门弟子只要一加入十二殿,每人一件‘五彩龙鳞’内甲,可以扛得住天境八阶强者的攻击啊!每人一件,什么概念!外门弟子可就什么甲都没有了,你们心里有数了吧?”众人这才明白,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间所存在的巨大差距,自信的喜形于色,不自信的也开始忧心忡忡。不过这厮还没有说完,又神秘兮兮的说:“大家也不用担心,毕竟我们是通过考验外招来的,整体水平要高于那群‘家生子’,更别说外门弟子了,所以历来殿前比试,大多数人都是能进内门的,大家不要太担心啊。”这么重要的话放在最后说,很多人安心之余都有一种想踹这孙子一顿的冲动。

新弟子们在这边围着沈二宝听他海侃,擂台边上已经竖起了一块巨大看板,上面是画好的线条对阵图,号牌都已经贴好,只是号牌下面没写名字,就等众人抽签了。

闫赫在台上轻咳一声:“你们别聊了,赶快排队上来抽签!”沈二宝这才闭上了嘴,排进了队伍里。大家鱼贯上台,从一个小箱子里抽出一根木签,上面写着一个数字,然后向负责登记的人报上姓名。

上了擂台,楚骁抬眼四望,只见不远处广场边缘靠近十二殿的台阶上方,一字排开放着十二套桌椅,除了中间一个之外已经坐满了人,陆千羽和申屠雷也赫然在列。在他们后方的台阶之上,又放着五套桌椅,却都是空着的,这五套桌椅再往上,则摆着一把赤金宝座,一看便知,那是宗主的座位了,只是并不见宗主的影子。

楚骁捅了捅排在自己前面的沈二宝问道:“看见那边的座位了吧?下面十二个是十二殿主坐的,最上面的宝座肯定留给宗主的,中间的五个是什么意思?”

沈二宝一脸鄙夷的看了楚骁一眼道:“你啊,就知道每天一有时间就跟宜兰那丫头腻在一起,就不能像我一样好好的学习天天向上吗?宗门之中,十二殿之上,宗主之下,还有五宫,分别是‘苍梧’、‘赤阳’、‘无涯’、‘落尘’、‘乌奎’,合称‘五宫十二殿’,你难道没看到十二殿的上面还有五座更加宏伟的宫殿吗?这五宫的五位宫主,才是太初宗真正的老怪物。或许已经成神了都说不定,就算没成神,估计也达到了半神的层次。”

“半神?什么是半神?”楚骁不解的再问。

“你是个小白吧?”沈二宝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楚骁。“魂境九阶巅峰到破界成神之间的距离何其遥远,处于这中间实力的人自然可称其为半神了。从某种意义上讲,魂境九阶在神的眼里就是蝼蚁,只有成了半神,才真正能够代表实力达到了神的一半,甚至是一步之遥。”楚骁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这沈二宝每天四处交友,还真知道了不少有用的信息,有了这位“包打听”作为室友,还真是有什么疑问都不用愁啊。

不一会儿抽签结束,几名内门弟子在号牌上写上名字排定对阵顺序。楚骁和大家一样仰头盯着看板,也想看看自己和朋友们到底和谁对阵,同时祈祷不要倒霉地和朋友们对上。

不一会儿结果出来了,楚骁对阵慕容飞、宜兰对阵赫连牧风、沈二宝对阵唐虎、上官春水对阵任无极、铁无疆对阵黄凯……楚骁松了一口气,大家没有分在一个组,不会在第一轮就朋友相搏了。不过沈二宝却是脸色不大好看,对上官春水道:“你的对手可不是个简单的货色,在咱们这一批里,只有两个天境三阶的,他便是其一。你来自北冰原,或许不清楚,这任无极在雅安帝国很有名,他们皇帝招揽他都敢不去,还把去传旨的人烧成了灰,愣是单枪匹马杀出了雅安帝国四处流浪,一直被雅安帝国通缉着,据说已经灭了不下五波帝国派去追杀他的高手了。他是火系,正好与你相克,你要千万小心啊。”不想这活宝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看来确实是对上官春水动了心了。

上官春水面无表情,淡淡道:“殿前比试不得杀人,有什么好小心的,再说了,我和他属性相克,并非只是他克我,要论名声,也只说明他杀的人多而已,我并不在意。”

沈二宝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讪讪的笑道:“正是此理,这回你将这厮击败,他的名声便是你的踏脚石。”

上官春水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一个姑娘家,要那么响亮的名声有什么用?”一句话怼得宝二爷哑口无言,楚骁、宜兰二人也是同时为这聊死了的天进行默哀。

几人之中最先上场的是楚骁,不过前面还排有三场比试,大家站在场边,一边看比试,同时也可以听听那些老弟子们的评论,从而了解一下他们的程度如何,毕竟一个人的高低,光看脉气几阶是不全面的,真正的境界则是很难靠眼睛看出。不过楚骁却发现,在那里高谈阔论、评头论足的往往是些外门弟子,而内门弟子则很少有人出声,似乎正应了那句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的老话。

比试很是激烈,但在楚骁看来却比较乏味,场上人的实力的确是高出一般水平不少,但却没有什么能让楚骁眼前一亮的招数,在他的眼中,并不在意招数的诡异和狠辣,而是在乎招数中对天地法则的应用,因为到了一定程度时,招数的威力已经不再取决于肉体的力量甚至是体内的脉气,而是法则的运用。不过在众弟子中,能够意识到这一点的,恐怕只是凤毛麟角。

大家打得相对比较斯文,将浑身解数使尽,分出了胜负也就停手了,并没有人用出什么杀手,半个时辰之后,便轮到楚骁上场了。

楚骁的对手叫做慕容飞,雷系,天境二阶,长得唇红齿白、挺鼻星目,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样子,不想他上得擂台来便是对楚骁深深一揖,搞得后者莫名其妙。“属下中州原陵城战区武威城副将慕容飞,绰号‘伊春刀’参见主上!”说着推金山倒玉柱就要下拜。楚骁忙是一挥手,一股柔劲送出,将他托了起来。

这个人一听绰号楚骁便有印象了,虽说没有见过,但名声也是不低,乃楚菲手下的一员悍将,却不想境界竟是比楚菲还要高些,当初听闻还和楚菲似乎有些感情牵绊,被众人抓住楚菲调侃来着,如今一看果然是一表人才。“陵城有如此人才我竟未能重用,真是失策了,你来太初宗,楚菲可曾知道?”

慕容飞说道:“我年纪轻轻能成为一城副将,已是重用了,这回正是菲儿让我来的,她得知我以前偶然机会通过考验得到过信物,便让我来了,一则继续进修锻炼自己,二则和主上一起有个照应,她没有提前跟您说,是怕我本事不济,入不了宗门。”慕容飞说着腼腆地笑了笑。

听到他称呼楚菲为菲儿,二人的关系就不用说了,只是一看这慕容飞便是心思单纯之人,实力如此之高自己竟不知晓,还真是埋没他了。不过现在是在比赛,台下众人已经开始面带诧异了,楚骁也没有时间和他多讲,只好说道:“记在,以后你我便是师兄弟了,不要再有主上、将军的称呼,这次比试不许留手,不然就是瞧不起我!”话一说完,脉气波动混合着灵魂之力已经形成了领域,将自己笼罩其中。

“得令!”慕容飞手腕一翻,一把蓝光闪闪的锯齿弯刀便出现在手上。脚尖一点地便如一道闪电般欺身而上。楚骁是听说过的,这个“伊春刀”打起仗来十分疯狂,刀法凌厉霸道,标准的将“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这一理念贯彻到底的类型,恐怕在他第一刀劈出的时候就不会再停下了。

寒光一闪,凛冽的刀芒顷刻切碎空气,连空间好似都被割出一道裂缝一般,直削楚骁的脑袋。在他冲入楚骁领域的一刹那,身形微微一滞,这让他脸色为之一变,楚骁的“脉气领域”在中州还没有人知道,这种诡异招数,凭慕容飞的见识哪里见过,锯齿弯刀受领域所阻,慢了半分,楚骁的一只手已经迎了上去,手指精确的弹在刀面之上,只听“当”的一声,锯齿弯刀已经偏向一旁,而楚骁的这只手已经顺势朝慕容飞的肩膀按去,一旦被他按到,只怕这场比试中慕容飞都别想再用这只右手了。不过慕容飞也不是省油的灯,招数从不用老,弯刀被弹开的一瞬便已收力,沿着方才下劈的原路向上一挑,他用的可是锯齿弯刀啊,刀背上的锯齿怕是比刀锋杀伤力还大,这是要逼着楚骁撤回按出的这一掌。而他的想法楚骁岂能不知,依靠着“听劲”绝学,在对方动作用力的开始便已经判断出了他的意图,仍是这只手掌,瞬间变掌为爪,朝慕容飞的手腕抓去。后者这回不撤手都不行了,连绵不绝的刀势就此被打断,慕容飞也干脆,两步退出楚骁的领域,蓄势再找下一次进攻的机会。他作为中州的将领,自然听说过许多关于楚骁的传说,也知道楚骁表面上的地境九阶绝对不是他的真实实力,他也很小心的将楚骁当成比自己强的对手来进攻的,可他仍然震惊了,楚骁竟然强到用一只手就能击退自己的程度。这让他的自尊心大受打击,他不介意被楚骁击败,因为这在他看来是必然的,但他很介意被楚骁如此轻描淡写的击败,这让他觉得对不住自己的职位和薪俸。陡然间,脉气仿佛不要钱一般全部鼓荡而出,慕容飞身上环绕起一道道蓝色的电弧光,周围的空气都开始被电离,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安的味道,就连他的眼睛,似乎都闪动着丝丝电芒。锯齿弯刀上电光开始流动,让弯刀显得更加幽蓝。很显然,他已经打算将所有的实力都倾注在这最后的攻击之上了。楚骁撤去了脉气领域,直面对手,面对面的将其击败,这才是对其的最大尊重,这是一场无关生死的比试,他不打算用领域来占慕容飞的便宜。一柄灵器六阶的唐刀出现在楚骁手上,刀身平直纤细,与自己的寒影宝刀类似,他为了不在太初宗暴露自己楚家后裔的身份,专门准备了这把刀,虽比不上寒影,却也不输给大多数天境强者的兵器了。

“来吧!”楚骁一声暴喝,慕容飞身形一闪,与电芒合二为一向楚骁冲去。楚骁则是身形不动,右手闪过一道虚影,空间中立即一道寒芒划过,闪耀在空中久久不散,而空间仿佛是割裂的镜子一般,刀芒的两边发生了明显错位。坐在椅子上的十一位殿主一下子站起了七八个,他们都为这一刀中蕴涵的空间法则所震惊,而站在擂台旁边的闫赫看到这一刀,已经准备上擂台去救慕容飞了。可这一刀实在太快,即便是闫赫也来不及阻挡,只听“当”的一声,粗大的电芒竟是被从中劈开,锯齿弯刀向后抛飞,而那把唐刀带着嗡鸣声不住颤动着,停在慕容飞头顶一尺的地方,一缕头发缓缓飘落,与他的汗珠一同落地。这便是如今楚骁施展的“一线天”,能够切割空间的恐怖一刀。

整个广场一片安静,众弟子们被这气势霸绝的一刀惊艳到了,而众殿主们,则是被地境九阶的小子这蕴涵空间法则的一刀给吓着了。

在十二殿上面的五宫之一“苍梧宫”的门口,隐约的空间波动浮现,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苍梧啊,你在‘团玉山’说得怕是没错,咱们争也是白争。”

那叫做苍梧的中气十足男子笑道:“这是‘空间切割’法则吧,已经运用得挺成熟了,切割空间之后能够停在人脑袋上方一尺处而不伤人分毫,这份控制力收放自如,的确是将法则掌握透了的标志。落尘妹子,你说呢?”

那叫落尘的女子道:“无涯老哥,我就不信了,还真就想要争上一争,明天赤阳大哥和乌奎姐姐回来,相信也会想要争一下的,毕竟实在是太难得了。而且,他老人家那么忙,哪有精力放在教徒上面,我们可就不同了,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悉心教导。”

“你这是自欺欺人,要是他老人家看上了,我们还能说什么?”苍梧道。“况且说到教徒弟,只怕他老人家随便指点一二,也比我们强啊,又不是没有先例。”这一句话愣是让三人都没话说了。

“楚骁胜!”半晌闫赫才算是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连忙宣布道。楚骁收刀,一招手将锯齿弯刀摄了过来,然后走过去递给一脸呆滞的慕容飞,拍拍他的肩膀,拉着他走下擂台。台下的众弟子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楚骁,他们或许看不出这一刀里的空间法则,但那割开闪电、劈飞弯刀后停在对手脑袋上方的这一刀却深深地印在了众人的脑海之中,他们自忖,用尽全力攻击之后,谁能将威力控制到如此精准的程度?唯一的解释就是,楚骁并没有用全力。

“主……您刚才用了几成的实力?七成?八成?”慕容飞木讷讷的问道。

楚骁微笑着拍拍他的肩头:“不在中州,叫我楚骁就行。”他还能说什么呢?总不能实话实说的跟慕容飞讲,他只用了一半的实力吧。

接下来上场的是宜兰和赫连牧风,赫连家是大元王朝的世家,家传风属性的绝学“随风千里”闻名天下,赫连牧风其人三十多岁,一向被家族认为是族内第一天才,如今天境一阶,因此人向来放荡不羁,行事乖张,为家族各系势力所不容。之后离开家族,游历天下,看行为,此人亦正亦邪,不过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强悍。此刻他正懒洋洋地站在擂台上,眼睛微眯,好像没睡醒似的。宜兰却不敢托大,她同样是风属性,自然听过此人的名头,虽然自己已是天境三阶,但她并不认为自己能够轻易取胜。

擂台之上谁都没动,只有一道道无形无质的微风在二人之间轻拂而过,发出阵阵呜咽。渐渐的,风势大了起来,这时众人才看清楚,二人的身体各被一道旋风环绕,而两股旋风旋转方向相反,互相撕扯碰撞着,二人都缓缓悬浮而起。先出手的是赫连牧风,只见他双手在身体周围一晃,一大片百十个“风刃”凭空生成,双掌一扇,密密麻麻的风刃如飞蝗般向着宜兰激射而去。宜兰一只玉手轻抬,手掌向前虚按,一道风壁瞬间形成,轻易就将那些风刃弹开,不过这些风刃竟是受赫连牧风控制的,被风壁弹开后,绕个圈子便向宜兰的背后袭来。后者并不惊慌,只见她的另一只手掌朝下,绕着腰间只一抹,风壁便卷成一个筒状,将她护了个密不透风,所有风刃都被四散弹开。赫连牧风半眯的眼睛陡然睁开,脸上露出了一抹兴奋的笑容,两只手掌在胸前上下一叠,然后一分,两个盘子大的风轮出现在他的掌中,风轮急速旋转,发出尖厉的嘶鸣之声,只见他双手一抖,两个风轮瞬间变成磨盘一般大小,赫连牧风哈哈狂笑,身影一闪便如一道疾风般向宜兰冲去,速度之快,在空中留下一串残影,空气也发出了一连串的爆响,顿时让场下的楚骁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