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慕家慕雪

为了逃走、为了活命,安瑾薇虽然明知道这么做很危险但她还是不顾一切的做了。

车门直接被她撞得翘起,而她也因为惯性从车上一路翻滚着掉了下去。

后背重重的砸在地上,安瑾薇不敢迟疑立刻用手去撕扯腿上的绳子,面包车也在这时发出刺耳的声响,停在了不远处。

所幸她的腿并不是用扎带捆起来的,而是用了普通的胶带,安瑾薇用力的撕扯了几下,便直接把胶带撕开了。

“在那!快……把她给我抓回来!”

正在这时,王玲玲也从车上跳了下来,指着安瑾薇的方向一声怒吼。

随即两个黑影便立刻向着安瑾薇的方向冲了过来。

安瑾薇解开腿上的胶带便从地上爬起来,一边紧张的看着王玲玲的方向,一边四处搜寻能够逃跑的方向。

或许是上一次网约车的事情给安瑾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她寻找路线的时候直接放弃了马路。

而她掉下来的地方一看就是城乡结合部,四周没有一丝光亮,唯有不远处的一个交通摄像头亮着刺眼的光。

看到这些,安瑾薇的心彻底凉了。

以她现在的样子,逃跑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唯一的希望就是在路上遇到过往车辆。

然而这条路似乎也行不通。

她如果想要撞见过往车辆,就必须留在马路上,然而她的两条腿又怎么可能跑得过面包车。

黑影越来越近,安瑾薇慌不择路的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因为紧张她的呼吸彻底乱了。

才跑了几十米,安瑾薇就感觉肺都快要炸了,心脏更是疼的安瑾薇根本无法继续呼吸。

她只能停下,用手支着膝盖,然后猛烈地喘息,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光线照亮了安瑾薇面前的地面。

她欣喜的抬头,竟然看到一公里外一辆汽车正缓缓的向着她的方向开了过来。

看着汽车,安瑾薇几乎瞬间就重新有了动力,再次用力的奔跑起来。

两个黑影似乎也同样看到了那辆汽车,咒骂的声音比之前更加难听,然后快速的向着安瑾薇扑了过来。

就这样,安瑾薇双手被绑着用力的向前跑,她身后跟着两个人奋力的去追,而那辆汽车也缓缓地向着安瑾薇的方向开了过来。

保姆车上,周时亦从上车就没再说话,莫召和陈欧也紧张的紧紧注视着马路,不断地不断地加快车速。

同样坐在后座上的楚阳终于忍不住开口:“如果这次安安真的出了事。周时亦我一定想尽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是吗?”周时亦听到楚阳的警告,却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然而漆黑的汽车里却没有一个人看到他此刻不断颤抖的双手。

莫召闻言微微皱眉看了楚阳一眼,随后才转头看向周时亦,咬了咬唇试探着说道。

“那个……少爷,这次要不要再找慕家帮忙……我总觉得这一次带走少奶奶的人和上一次不像是一起的。”

莫召的话立刻给困兽一样周时亦提了个醒,于是下一秒周时亦就拿出手机。

“安迪,拨打慕雪的电话。”

听到周时亦再给慕雪打电话,车上的人几乎都下意识的留心电话的事情,周时亦却在这时突然开口,语气低沉的说了句。

“我也一样。”

这四个字说得楚阳一愣,他不解的看向周时亦的侧脸,心底竟然有了一丝感同身受。

楚阳不再说话,电话也在这时接通。

“慕雪,这次一定要帮我。”慕雪的母亲和周时亦的妈妈是闺蜜,两人几乎是一起长大的,亲如兄妹。

后来因为周时亦的妈妈做小三而决裂两人就断了联系,一直到周时亦的妈妈因为难产而死的那一天。

慕雪的妈妈虽然生气,但还是忍不住去医院看了周时亦的妈妈最后一眼,甚至为了让周时亦的妈妈放心,稀里糊涂的就帮周时亦和慕雪定了娃娃亲。

七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慕雪的妈妈不得不带着三个孩子出国生活。

这一走就是十五年,回来的时候周时亦都上大学了。

因为听说周时亦是自己的未婚夫,慕雪便气不过。

小姑娘直接拿着棒球棍就去找周时亦,甚至扬言把周时亦的腿废了,结果去了几次,人不但没打残,反而成了好朋友。

于是那婚约便再没有人提起,慕雪反而和周时亦成了狐朋狗友。

接通电话,慕雪嚼着口香糖的声音便在电话里传了出来。

“有话直说,有屁就放?”

闻言周时亦忍不住轻笑,于是直接开口说道:“我女人又被绑架了。帮个忙吧!”

“哟……周时亦,你跟谁结的仇,这一天天的,玩呢!”

“慕雪,我不是在开玩笑。帮我把人找出来,我车库了那辆兰博直接送你。”

“我去!行啊……这次可够大方的。有没有什么线索?”听到周时亦直接把她觊觎已久的限量版送了,慕雪也不含糊,直接开口说道。

周时亦听到这,心头一喜继续说道:“一辆破面包车,车牌号是……,下午七点零五分在富春山居门口把人拉上车。现在正在往城东走。”

“实时定位啊!顾博扬告诉你的?”慕雪也不含糊,因为他们慕家的势力,这几年也帮着人做过不少类似的事情,早就有经验了。

“嗯!他说,车还没停下。我正在往城东追。”

“行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对了……昨天算计你女人的那几个人我已经让她们松口了,说是一个女人出了一百万要在看守所把你女人弄死。”

周时亦听到这里,忍不住一愣,随即列皱眉说道:“你说什么?”

慕雪被周时亦问的有些错愕,随即也不解释,而是继续说道:“莫召没告诉你吗?”

“没有。”

“那好,当我没说。对了,你把车钥匙准备好,我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女人。”

慕雪说着便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立刻给他爸的手下打了过去。

慕家的人和他们旗下的那些人昨天几乎都见过安瑾薇的照片,这一次调查甚至比昨天还要快。

不过十分钟慕雪就得到了反馈。

“小姐,这次的人是一个叫黄毛的小混混,昨天晚上喝酒的时候,跟人吹牛,说是今天有个大买卖,睡个女人、拍个视频就有六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