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隐忧不断

美梦情人 雪的星星 2263 字 6天前

“借钱?你要多少?”语若这块肥肉被人盯上了,不过也没什么?语若故作轻松。

“50万,怎么样?”

“50万乡下造个房子要50万?”

“怎么不要,造房子都花了二十多万了,还要装修,语若,你不是也买过房子吗?不会这点都不知道吧。”

“50万!”语若咬咬牙,不甘心受人宰割,却又被割舍不了的亲情羁绊着,她生怕这是爸爸的主意,不给不行,“太多了吧!我只能借你20万。”

“呵呵!”薛珍一味地笑,面不改色继续地说,“难为你了。”

“不不不,我这是借钱,你是要还的,写张借条吧。”语若去拿纸条了,薛珍一下拦住她。

“你这么有钱了,相帮一下家人不行吗?这钱送给我们好吗?”

薛珍一改刚才时的谄媚,显得特别严肃。

可这严肃在语若眼里却成了罪不可恕,先是让她照顾弟弟,接着又说借钱,还有完没完。

“你今天来我这里就是为这个事?”

“你给不给?你爸养你这么大,你也不知感恩。这20万对你来说也是小钱。”

“我不想给。”

“你…”薛珍要钱不遂,反咬一口,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语若别过了目光,根本不看这变色龙。

“好了,你还有什么事,没什么事,请你离开这里。”

“真的不给,那就借,好不好。”薛珍又开始嬉皮笑脸。

“借了,你也不会还的。”语若还是拒绝。

“你怎么那么武断我借钱不还呢?”薛珍后悔自己变得太快了,不然借了她20万元,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

“你刚才还威胁我给钱,现在又说借,你太善变了。不借就是不借。”

“你…”薛珍拿语若没办法了,语若是铁了心说到做到。

她是来她家要钱的,她说了算,她不借钱给自己,自己就是自讨苦吃。

蒙羞的薛珍不是没有办法,她还有一个毒招,“既然你不想接济我们家,那弟弟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照顾他吧。”

“什么意思?”语若不明白了,她怎么打起自家孩子的主意来了,“什么交给我了?你不管了?”

“这个你自己想。”薛珍简单收拾呃一下,迅速离开。

接着门就关上了,雪娥珍的身影顿时无影无踪。

本来语若可以追的,但是她没有,她甚至连看也不屑一看,她跟家里的关系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断了吧。

她还想给爸爸打电话,把今天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叙述一遍。

可是刚拿起手机,她又犹豫了,她不知道怎么开口,真怕自己这样一说,这个女人又会跟爸爸吵架。

他们一个见钱眼开,一个懦弱无能,是绝好的搭配了。

她怎么忍心他们吵架呢。

也许自己做得是有点过分了,这20万就给爸爸他们吧,就当是自己一点点心意。

谁家没个穷亲戚,尤其还是自己的爸爸。

“爸爸。”语若很快就跟爸爸联系上来了。

“什么事呢?闺女。”张佑军似乎料到女儿会打电话过来似的,电话接通不用一秒钟。

“最近你们是不是缺钱呢?薛阿姨来找我要钱了,说要20万。我也不是拿不出这20万。薛阿姨说我不给这钱,就不管弟弟了。”语若说着说着越来越气,两只眼睛都快成大水泡了。

阿姨欺人太甚。

“语若,你不是不知道,我们一直都是乡下人,生活过得不咋样,你发家了,给点钱我们也是正常的。”

“那我这就给你们20万,把银行账号告诉我。”虽然她一直觉得自己在受胁迫,可是跟爸爸聊了没多久,又开始心怜起爸爸来。

没错,这是到了要报答的时候了。她怎么说也是一富婆了。

虽然还在画室上着班,可是胜捷的身家岂是能小觑的,有时零花钱都给她一万两万。

只是她一直都存在银行里,没舍得用,等银行的数目够了,她又拿出来帮助那些贫苦的人们,像沈丽雅母亲那样的无助群体。

那笔钱很快划进了爸爸的账户里,语若猜的没错,爸爸一定是听了阿姨的话,两个人才会配合得如此默契,从语若那里拿那么多钱。

二十万没了。

语若有些失落,不过钱给的是爸爸,不是别人,她很快又释怀了。

她害怕的是薛珍以后还会频繁地向她要钱,她最好有所防备,人哪有满足的时候,一旦贪婪泛滥成灾,那些人会无止尽地向她要钱。

转念一想,她似乎又无须害怕,她已经成家了,虽然是个不见光明的豪门媳妇。

可是有丈夫做后盾,自己又是一名画家,经济上生活上她不必有求于家人,完全可以独立。

这钱,她想给就给,不给就不给。

既然钱给了,为了防止今后类似的事再次发生,语若给薛珍发了短信。

“20万,我已经打入爸爸的账户里去了,给你们了,下次你别找我说钱的事了。”

短信是发出去了。

语若以为会收到类似好之类呃回复,谁知道,薛珍一个字也没回。

她应该生气了。

语若为这事伤了几天的脑筋,真是家门不幸。

这段时间她唉声叹气的,连胜捷都觉察到了。

“语若,你怎么心情不太好哇。”

语若凝视丈夫,依旧的剑眉星眸,让人心动,说话时的语气也分外温柔。

“没事。”她不想把这桩家事告诉胜捷,家丑不可外扬。

“怎么会没事,你从来都不说自己呃心事,总是把心事捂在心里。告诉我。”胜捷突然低下头,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似乎在捏一个布娃娃,手势亲昵得可以。

语若推开他,“我说了没事就没事,你怎么那么多心呢?”

这样子,就越发让胜捷看不明白了。

他被妻子这样轻轻一嗔,反而哈哈一笑,愈发觉得有趣。

“别不开心。你不是想有个孩子吗,吗?工作的事到底搞好没有?要孩子就要做好准备哦。”

“让我带完这届学生,等弟弟考上大学再说。”语若非常有自己的主张,虽然这个决定让胜捷有点意外。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孩子的吗?怎么又改变主意了,也好,我饿媳妇说了算。”

这下语若开怀了,她坚信自己嫁了一个好丈夫,竟情不自禁倒在了一直傍着她的丈夫,姿势表情都很温柔。

两个人依偎着又亲昵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