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赌局

男子沉默了,最后还是打开门让周宇和老方进去,两人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中年男子带着一个男孩过来。

这个男孩也有二十来岁,叫做吴桐,比周宇都大,但是周宇可能经历了太多了,所以显得更成熟一些,男孩在周宇的面前,显得有些拘谨,神情也有些紧张。

周宇一看到对方这表情,就知道对方一定知道些什么。

“不要紧张,我来这里,就是问问,你当初和方白到底去了哪儿?”

听到周宇的话,男孩的脸一下子惊慌了起来,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不知道,我没去过。”

“呼……”

周宇靠在沙发上,翻了个白眼,他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你的朋友,现在已经变成了弱智,如果在拖下去的话,甚至会死,而你现在只是因为害怕,就掐断了你朋友的最后一点希望,你可真的是他的好朋友啊。”

周宇的话进入到吴桐的耳中,吴桐的痛苦的捂住脑袋,挣扎了好一会儿,最后说道:“帝国俱乐部,我们去了那里。我们……我们只是觉得好玩而已,那个俱乐部平时不让陌生人进的,好不容易进入到里面一次,我们就是想好好的玩一下,可谁知道,方白参加了一个赌局。”

“赌局?”

“对,一个赌局,当时方白跟华子因为彤彤吵架了,方白好像是为了证明什么,加入到那个赌局。赌桌上有一个人劝他不要过来,他也不听。”

“赌的是什么?”周宇马上问道。

“不知道,方白加入那个赌局以后,我们就看到他和桌子上其他几人就不动了,我们等了半个小时,看到方白一动不动的,我们就慌了,我们上前想要把他拉下来,但是他的身体就像扎根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的。我们因为害怕,就跑了出去,然后在听到他的消息就是前几天了。”

吴桐捂住自己的脑袋,很显然他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之中,毕竟是和方白从小长起来的,他自诩为对方最好的朋友。但是在对方陷入危险的时候,他却跑了。

“原来如此。”周宇点点头,然后对着男孩笑道:“好了,不要这么沮丧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会帮你把朋友带回来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想想要怎么和你的那个朋友道歉吧。”

说完,周宇就走了出去,对着老方说道:“那个俱乐部你认识吗?”

“认识,我当初还在里面吃过饭呢。”

老方说着,开车就直奔那家俱乐部而去。

很快他们就到了目标地点,下车以后,看着那家俱乐部,周宇有些意外,因为者俱乐部的样式,跟他们那些执行任务的俱乐部非常相似。

“有点意思啊。老方,你就在车里待着吧。等我消息。”

周宇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然后走了进去。进入到里面,果然,里面的布局也是一模一样的。

周宇观察了一会儿,很快就发现了那个赌局。

“可以让我加一手吗?”周宇拿着一杯酒走到了桌子旁边笑着对其他人说道。

“这里欢迎任何人加入。”就看到一个穿着西服的男子笑眯眯的说道。那眼神似乎是待着幸灾乐祸的神情。

“兄弟,不要来这里,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如果你要玩,就去别的地方玩吧。”桌子上,另外一个打扮普通的男子劝道。

其实按照这位男子的打扮,基本上不可能进入到这个俱乐部,因为进来之前都是有服装要求的,周宇也是特意换了一件衣服。

“没事,我这个人啊,最喜欢刺激。”

周宇仿佛一个寻找刺激的公子哥一样,脸上带着傲慢的神情。

对面,一个旗袍打扮的女子不屑道:“希望一会儿你还能这么想。”

这个女子打扮的有些像是上个世纪的模样,一身修身旗袍,衬托出傲人的曲线,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在那轻轻的扇着。

而桌子最后的一个人,则是一个女学生,身上甚至还穿着校服。看到周宇的目光,脑袋一下子低了下去。

而就在周宇坐下以后,荷官突然出现在桌子前面,看到了周宇以后,有些惊讶的笑道:“没想到我们又迎来一位新朋友,不知道这位先生了解我们这个赌局的规则吗?”

“愿闻其详。”

“呵呵,是这样的,我们的赌局有一定的危险性,具体的内容我不方便透露,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赢了赌局,那么你将会获得你意想不到的奖励。当然,如果输了的话也不要紧,只是会失去一点很小的代价。”荷官说道。

很显然,那很小的代价就是灵魂,这混蛋并没有说清楚。

但是周宇也不在意,不过他此时更感兴趣这家俱乐部的幕后老板,创立这个俱乐部的,一定是黑球俱乐部的人,只是不知道是第几俱乐部,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我加入。不过我想说,我赢了的话,奖励我不稀罕,但是你们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怎么样?”

“当然可以,只要你能赢得胜利。”荷官脸上诡异的笑道。

“那么各位准备好了吗?”

众人按下了身前的铃铛。

“那么请下注!”

就看到另外四人从自己的身前拿出几枚枚硬币,放入到赌桌前面。其中西装男子拿的最多,足足有五枚,其次是旗袍女和工装男,有三枚。最少的是学生妹,只有拿出一枚。

“我没有筹码啊。”

周宇对着荷官说道。

“你当然有,就在你的前面。”

周宇低头一看,果然身前出现了筹码,而马上,荷官和其他人脸上就露出了怪异的神色。因为周宇身前的筹码似乎有些……太多了。

“什么情况?这家伙的灵魂这么值钱吗?”荷官有些惊讶,随后眼神中露出了贪婪的神色,如果这家伙在赌局中死亡,那么他也可以从里面抽出一定的利润。

想到这,他放弃了跟上头报告这个情况,而是做出了个请的手势,同时在桌子底下,按下了一个按钮。